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简璎雕琢猎物 第十章

雕琢猎物 第十章

作者:简璎书名:雕琢猎物类别:言情小说
    一场宛若选美的遴妻大会在麦氏“仕尊都会俱乐部”举行,这栋位于繁华东区的俱乐部,拥有义籍主厨展现绝佳厨艺,设备品味比五星级饭店还高级,平时的客层都是医师、律师、企业经理人或政商名流,今天则公休一天,全体员工全心投入这场俺动台北社交界的盛宴。

    “总裁,你真的不能这么做——?#22791;?#33729;媛头疼地拿掉黑胶细框眼镜,她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但仍旧试图阻止,因为她清楚他这么做绝对会触怒某个人。

    “相信我,我一定会这么做。”迈帅微微一笑,闲适地走到酒柜倒了杯红酒轻啜。

    他衷心等待晚上的盛宴,他的猎物应该已经来了吧!他亲手雕琢的猎物啊……他迫不及待想看她落网的模样了。

    梆菁媛蹙着眉心,感到十分无力。“竞天,我必须提醒你,你爷爷已经由宝儿和择地陪同,他们正在赶来的途中,他誓言要阻止你这种荒唐的行为。”

    “葛秘书,你还是不习惯把?#19994;?#24635;裁。”迈帅似笑非笑地看着不解其意、微怔的她。“瞧,你直呼我的名讳,又?#21592;?#38598;团的前任总裁通风报信,你完全违道了一个好秘书该有的操守,看来我要慎重的考虑考虑,是否要换掉你这个机要秘书了。”

    “竞天!”她的太阳穴隐隐作疼,现在真的不是抬杠的时候,据她的情报,麦曜堂一行三?#35828;?#29677;机已经抵达中正机场了,而他却还一副无所谓、悉听尊便的模样,叫她怎能不急?

    遴妻——这?#25343;?#30340;主意究竟是谁想出来的?更令她皱眉的是,那些?#22312;?#20026;上流社会的名门淑女,居然会配合他的突发奇想,还个个一副喜孜孜像古代等着皇帝临幸的嫔妃似的。

    她不解,真的不解现代女孩的价?#20498;郟?#38590;道身为名门淑女,就一定也要锦上添花的嫁人豪门吗?

    她更不解的是,竞天向来扬言他的妻子不必是名门淑女,只要能抚慰他的心灵就足够,既是如此,他为?#20301;?#35201;大费周章弄这个遴妻大会,让整个社交界沸?#37266;?#25196;,更使国内外媒体竞相来采访,关于麦氏的一切,几天来的见报率居高不下。

    也难怪麦曜堂会气得执意冒心脏病发的危险,也要上飞机来兴师问罪了,早在华盛顿麦宅举行过订婚宴的麦氏总裁现在又要遴妻了,此举令报章?#21448;?#22823;作文章,纷纷开始窥探其内幕真相,大家兴奋?#30473;?#39134;狗跳,这种折辱们风的作为,怎不让麦曜堂这位麦氏前总裁怒火高炽?

    但无论她怎么持反对票,七点整,名媛们还是?#21483;?#25269;达仕尊二楼的休息室。

    每位持金卡进入仕尊的淑女,皆由专人带至专属休息室,让她们再度梳妆换装,以期在遴选?#24515;?#20197;最佳姿态竞赛。

    这?#38382;?#40614;氏金帖遴选的共有三十五位名们淑女,每位佳丽都样貌出众、家世过人,也各自拥有不同的高学历、特殊专长与非凡才艺,莺莺燕燕尽在其中,叫人不醉也?#36873;?br />
    此时,第十九间专属休息室内,芯心心事重重地任美发师在她秀发上吹整,化妆师正在为她?#29616;訃子停?#34180;薄的贝壳色让她?#34935;?#24418;的指甲更形?#35813;靼尊?#21483;人有想咬一口的冲动。

    “芯心,待会你可要镇定点,记得随时保持微笑,不要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尤其是当麦竞天到会场时,你可别被他的俊帅迷失了魂,傻在那儿不会开口表现自己,知不知道?#20426;?#36830;苡伶一直喋喋不休的对芯心耳提面命。

    她以星妈之势在旁打点,野心勃勃地认为芯心一定可以夺魁,因此阵仗庞大的带了美发师、美容师、化妆师和造型师来为芯心做最后的妆点,务求一切尽善尽美,芯心能如她所愿荣登后座。

    芯心叹了口气,她的优点缺点竞天全都知道,她真的不必在他面前开口表现自己。

    “妈……我们回去好吗?#20426;?#22905;一脸苦恼,真的想临阵退缩。

    适才她们到达时,在仕尊气派的人口处,与几位在某些宴会中见过面的名媛千金一起被接待人员迎入内,她们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恍若盛放的花朵,只有她,因为烦恼与不安,所以一脸槁木死灰,在这种沮丧兼挫败的情况下,她怎么有胜出的机会呢?

    之所以挫败,是因为她万万想不到竞天是来真的。到她错了,他竟然广发遴妻会的邀请函,而且从各大媒体蜂拥而来的记者们,早已把仕尊外挤得水泄不通。

    她真摸不清他究竟在打?#35009;?#20027;意,难道他真的要遴妻吗?

    芯心自嘲的一笑,或许她本来就没了解过他吧!她自以为很爱他,但爱是?#35009;矗坎还?#26159;几次激烈的肉体关系罢了,他从未对她说过“我爱你?#27604;?#20010;字,她自然也不敢贸然对他开口说爱他。

    可是,当女人以身相许之际,不就代表对他至高无尚的爱了吗?若没有爱的成份存在,她?#34935;?#20040;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将身子交给他?

    她并非一时贪欢哪……

    唉!想这些都没有用了,她不知道待会自己会面临怎么样难堪的处境,毕竟要她坦然面对他的遴妻会太强人所难了,如果他选的不是她,她的心一定会整颗碎掉,她太迷恋他了。

    “裴夫人、裴小姐,麦先生已经到了,请两位移步到会场。”一名身着燕尾礼服的男侍者恭敬地到休息室外邀请。

    “麦先生到?#30149;?#36830;苡伶的兴奋溢于言表,她摩拳擦掌,就等着女儿亮相的那一刻会艳惊四座,?#20889;?#35828;中眼界奇高的麦竞天大为倾倒。

    芯心知道自己难逃一劫了,她起身跟在她母亲身后,步?#26576;?#37325;地走向遴委会场。***

    三十五名佳丽,有的清丽,有的美艳,有人修长窈窕,有人娇艳玲珑,?#36824;?#22914;何,这是一场争奇?#36153;?#30340;盛会,赢的人将拥?#26032;?#22827;?#35828;?#23453;座,因此每个人无不卯足劲在表现自己,生怕自己任何一丁点小小的优点被忽略,那损失就大了。

    “各位高贵的淑女们,为了答谢诸位今天的莅临,麦先生准备了一些小小的礼物?#36879;?#21508;位,礼物将在会后赠予各位名媛,请各位笑纳。”

    司?#20999;?#24067;之后,一位身着旗袍的高挑女子捧着一只银制?#20449;探?#26469;,?#20449;唐?#30528;黄色丝绸,上面是一套卡地亚首?#21361;?#21253;括上乘材质的十八K?#24179;稹?#30333;金、自钻、黑钻镶造的戒指、项链、手镯、耳环、链坠与钻表,耀眼夺目,镶?#35760;?#22842;天工,令人赞?#23613;?br />
    这些就是所谓的“小礼物?#20445;?#20154;手一份,甚为阔气,此举令每位佳丽都感觉到自己被重视,因此她们甚?#26032;?#24847;。

    芯心坐在气派的红绒?#30002;?#26885;里,感觉到手心正沁着汗水,她们这三十五名淑女的座位分成左右两边,呈阶梯状共有三排,每个人面前都有按钮灯以及书写上她们姓名的精致名牌。

    抓住男人“食色性也”的心理,今天众淑女的衣着暴露得一塌糊涂,不是低得不能再低的前胸,就是全敞的luo背与超短开叉?#38405;?#35033;。

    虽然她母亲事先一直鼓吹她露个小香肩也好,但她认为自己没必要再?#35835;耍?#21453;正她浑身上下竞?#20110;?#30475;过了,在他面前卖弄性感只会惹他发笑而已,她还是少做这种蠢事。

    夹在阵阵黄流当中,芯心身着一袭月牙白、宽七分袖的改?#38469;?#21450;膝旗袍,既没?#24653;匾裁?#38706;背,但旗袍?#26087;?#30340;剪裁线条却让她看起来凹凸有致,因为年轻,旗袍非但没有令她显?#32654;?#27668;,反而各成俏丽。

    “大会正式开始!”司仪退位之后,场面便由五位挂名评审全权掌控,?#27604;唬?#20915;定权是在迈帅手上,他才是今天的关键人物。

    一身考究的西装革?#27169;?#36808;帅就坐在整个会场最舒服。最显眼的地方观望着台上的竞艳,然后他轻易?#22836;?#29616;了芯心的紧张。

    他露出一抹不着痕迹的笑容,他会尽快结束她的紧张的,她早已是他内定的新科总裁夫人,这场仪式?#36824;?#26159;?#20013;?#21578;和途?#26635;?#20102;。

    “我认为有自信的女人最美,身为女人,要美得有品味,也要美得?#20889;?#24847;、有智慧、有风格,不矫揉造作、不盲目?#38750;?#27969;行,心灵的充电最为重要,与时代并驾齐驱,和另一伴相辅相成……”

    永玳集团的千金唐可如,正在回答评审一题关于“怎么样的女人最美”的题目,她侃侃而谈,清丽的脸孔焕发着独一无二的高贵气质,记者们的?#31455;?#28783;不停的在她脸上闪着,怎么看都深具后相。

    怎么样的女人最美……唉,芯心紧张的交叠着双手,如果这道题目是?#20181;?#22905;保证自己绝对说不到两句话就舌头打结,怎么样也无法像人?#24050;?#20986;得?#21069;?#23436;美。

    百无聊?#25269;?#19979;,她的眸光不经意地瞥到台下,居然?#26082;?#26080;误的对上迈帅的调侃眼瞳,那双好看的眼里尽是满满的笑意,芯心倏然一惊,连忙收回神游的目光,正襟危坐起来。

    他在笑她吧!她还是无法违?#40723;该?#20054;乖来参加他的遴妻会了,如果她被选上了,那就表示她将?#21697;?#33258;己先前的坚持,跟他回美国,做他的新娘。

    究竟为?#35009;?#20182;要这么做?他真的?#36824;?#20182;未婚妻的感受了吗?他未婚妻上回临去前,那双似怨还苦的眸子还深深印在她脑海……

    “裴氏集团的裴小姐,请问你认为一位贤妻良母该具备何种条件?#20426;?br />
    某一位评审发问了,问题指名芯心回答。

    “贤妻良母……”芯心脑中一片空白,她家里从来就没有贤妻良母,所以她没有这种概念。

    发问的评审微笑的看着她。“是的,请回答。”

    芯心润了润唇,艰难地道:“我认为贤妻良母……”

    唉,她完了,她太紧张了,她知道自己一定会活无伦次的,竞天就坐在台下等着听她开口,光想到这个她就半个字都吐不出来,这种不利于她的?#38382;?#32473;了她莫大压力,她怎么可能好好诠释贤妻良母的定义……

    “这题毋需回答了。”

    有个低沉的?#34892;?#21971;音打破芯心制造的凝重气氛,迈帅的俊颜?#39277;?#20250;场一周,恣意笑道:“裴小姐的母亲——连苡伶女士就是不折不扣的贤妻良母最佳范本,大家说是不是呢?#20426;?br />
    热烈的掌声响起,芯心不由得松了口气,是他!他为她解围了,就在她以为自己即将出糗之际。

    连苡?#23195;?#24847;地看着这一幕,她得意的想,看来芯心很有希望人选?#27169;?#27605;竟麦竞天只单单为芯心?#19981;埃?#20809;是这一点特别待遇就遥遥领先其他淑女们了。

    接着评审又—一对台上的名们淑女发问,每位淑女也答得得体大方,?#32454;?#35828;起来,三十五位名媛当中,只?#34892;?#24515;未完整答题。

    “最后,由我们今天的主角麦竞天先生来发问。”

    司仪的宣布今芯心心跳加速,她说不出来自己为何会如此紧张,她的太阳穴隐隐作疼,像是不好的预?#23567;?br />
    迈帅性感的一笑,挑情的眼光—一从三十五位名门淑女的脸上滑过,弄得人人春心荡漾。

    他黑眸眯起,不疾不徐地说:“我想问各位的问题很简单,在座诸位名门淑女,有哪一位不是处女?#20426;?br />
    此语一出,全场暴然,几位闺秀的面孔甚至微微变色,这道无礼唐突的问题震撼了每个?#35828;?#24863;官,大家都深觉不可?#23478;椋?#19968;位深赋谋略的集团领导人,居然会问出如此肤浅又下流的问题。

    司仪做了个手?#36843;?#22330;面安静下来,轻松的笑道:“请各位回答麦先生的问题,答题方法很简单,只要是处女的,按铃就行了。”

    芯心僵在座椅里,她手心直冒冷汗,面?#20570;?#26102;一片苍白。

    她?#27604;?#19981;是处子,他最清楚这一点,所以她不可能按铃。

    可她真能不按吗?她母亲就坐在台下,还有近百双的眼睛盯着她,记者们都兴奋不已的准备报导这一次盛会,若她不按铃,明天的娱乐头条肯定就是她了……天?#27169;?#22905;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芯心犹豫旁惶万千之时,每位淑女都毫不迟疑的按钟了,几乎在同一时间,每对或惊讶、或不解、或等待的眼光同时探向她,他们不知道她是来不及跟着大家一起按铃,还是真的不是处女。

    “按铃时间结束,让我们大家来检视一下各位淑女选择的灯号……啊,只有十九号的裴芯心小姐没有按铃!

    芯心几乎要抵挡不住从四面八?#25509;?#21521;她的?#23460;?#30524;光,尤其是她母亲,脸色铁青得简直像想杀了她般可怕。

    “裴小姐很诚实,我?#19981;?#35802;实的女子。”迈帅终于起身了,挺拔的身材令人炫目,他?#25163;?#36208;上台,步上台阶,绅?#22570;?#30340;停在芯心面?#21834;?br />
    “裴小姐,我认为处子太乏?#35835;耍?#20320;的与众不同与敢做?#19994;保?#24050;经为你赢得麦夫?#35828;?#22836;衔及麦氏百分之十的股权。”

    他轻轻牵起她的手,对着台下众多紧张结果的围观?#35828;潰骸?#21508;位,就是裴芯心小姐了,她将成为我麦竟天的妻子,麦氏集团的第一夫人!”

    众人因迈帅出人意表的理由感到一阵错愕,但却也激赏这位商界钜子的独树一格,所以纷纷报以热?#33402;?#22768;,祝福这对郎才女貌的俪人。

    芯心如梦般的被他牵着手,热烈的掌声让她手足无措。

    蓦然,一名吹胡子、瞪眼睛又掀眉毛的瘦小老人冲进会场,他浑身颤抖,拄着拐杖直指台前,暴怒的吼道:“荒唐!太荒唐了!停止!傍我马上停止!”

    ***

    静谧的会场,那些名门淑女?#22270;?#32773;们都被请出仕尊大楼,只?#34892;?#30456;关的人留下来没走,芯心也想走,但她的手一?#21271;?#36808;帅给握在手里,想走也走不了,所以,连她母?#29730;?#33505;伶都顺理成章的留下来观看这场袄门恩怨,

    正符合了连苡伶看似高贵,实则八卦的个性。

    麦曜堂的怒火如预期中?#37266;錚?#20182;瞪着自己眼中的不肖孙子迈帅,和一千帮着举办遴妻会的麦氏集团职员们,气得想全体开除他们。

    “这就是你违逆我的方法吗?竞天。”他又怒又心痛的问。

    迈帅蹙着眉心。?#23433;?#38750;违逆,我不爱宝儿,她也不爱我,我们没必要成为取悦你的牺牲品,我所爱的是我?#21592;?#36825;个女人,她?#20449;?#33455;心,她才是我要迎娶的新娘。”

    “你这孩子在胡说?#35009;矗俊?#40614;曜堂气急败坏地道:“难道你不打算?#21592;?#20799;负责任吗?#20426;?br />
    “我们可以解除婚约。”他轻描淡写的说。

    麦曜堂瞪大眼睛。“解除婚?#36857;?#32993;闹!真是太胡闹了!”他怒急攻心的问:“那么宝儿腹中的胎儿呢?你也打算跟那孩子解除血?#20498;?#31995;吗?#20426;?br />
    “爷爷!”范宝儿惨呼一声,脸上血色尽褪,软弱地说:“你在说?#35009;矗?#25105;没有怀?#23567;!?br />
    芯心的脸色比范宝儿好不到哪里,乍闻另一名女子怀了心上?#35828;?#39592;肉,她三魂顿时掉了七魄。

    “芯心——”迈帅皱起眉毛,她是怎么回事?他爷爷三两句捏造的谎言就将她击倒了吗?

    麦曜堂心疼地看着紧咬着嘴唇的范宝儿。“别瞒爷爷了,宝儿,一路上你的症状就跟当年他们?#20540;?#20457;的奶?#34962;?#20182;们?#32844;?#26102;一模一样,你瞒?#36824;?#25105;的眼睛,你怀了我们麦家的血脉,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

    “爷爷,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范宝儿愁苦着一张脸不停摇头,眼中蒙上一层雾气,身子像随时会倒下。

    “宝儿,回答我,你怀了我的孩子吗?#20426;?#36808;帅严肃的看着她,虽然他不爱她,但一直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现在她怀孕了,这——他倒想知道她是怎么怀上他的孩子。”

    “你这禽兽居然还有脸问这种问题,你该死!”麦择地扑上去抓住他大哥的领子,怒气腾腾的吼道:“芯心是我的女人,你居然抢走她,现在还要?#20960;?#23453;儿,你还是不是人?#20426;?br />
    闻言,麦曜堂责怪的目光锐利的扫向芯心。

    芯心胆?#25317;?#28145;吸一口气,她想解?#20572;?#22905;从来就不是麦择地的女人,可是情况显然令她百口莫辩。

    “芯心不是你的女人,她是我的女人!”迈帅也不?#36866;?#24369;,论打架,体健强魄的他绝对不会输给麦择地。

    麦择地?#36153;?#21671;嘴的喊,“你别以为有爷爷让你当?#21487;劍?#23601;可以为所欲为,麦氏的总裁之位?#30343;裁?#20102;不起,论能力我不输你,你只?#36824;?#22909;?#20284;?#30340;刚好是麦家的长孙罢了!”

    “你的能力不输我?#20426;?#36808;帅冷嗤一声。“如果你争气点,我并不稀氨这个总裁之位,我随时可以无条件拱手让给你,但是显然的,你还?#36824;?#36164;格掌控麦氏,风流烂?#35828;?#26159;不胜枚举。”

    麦择地倏地红了眼睛,恨声的说:“我知道爷爷偏心你,他一直就偏心你!我没出息也是你们逼的,你们从来就不相信我,从来就不给我表现的机会,你们只会把一些轻松的企划案分配给我,再暗地里嘲笑我的无能!麦竞天,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他?#23588;?#26397;迈帅的下巴?#23588;ィ?#23558;他的不满与怨怼尽泄在这一拳?#23567;?br />
    “别打了,别打了!”范宝儿惊呼。

    “够了!”麦曜?#32654;?#27882;?#33722;幔?#20260;心欲绝的看着他两个孙子,悲哀地说:“我已经失去我唯一的儿子和?#22791;?#20102;,难道你们还要我临老再失去孙子吗??#20540;?#25171;架,这成何体统?这究竟成何体统?#20426;?br />
    “竞天、择地,你们再不住手,我要叫守卫报警了!?#22791;?#33729;媛也头疼万分的喊,麦氏第一与第二顺位继承人不合,?#20540;?#22271;墙大打出手,这无论如何不是条好新闻。

    “你说,你究竟娶不娶宝儿?#20426;?#40614;择地还是不听劝告,凶恶的?#24179;?#20182;大哥的面孔,?#31368;莺?#22320;说:“我要你娶宝儿,把芯心还给我!”

    迈帅受不?#35828;幕?#24320;他弟弟过于失控的手。“麦择地,你别?#20040;?#36827;尺,我不还手是因为怕你受不住我的拳头,再告诉你一遍,芯心是我的女人,就算我把她让给你,她也不会选择你,还有,我永远也不会要宝儿!”

    “你说?#35009;矗?#20320;不娶宝儿?你可恶!”麦择地又气冲冲的激动起来,并扑上去想接他大哥。

    “别打了,我求求你们……”范宝儿泪如雨下,终于悲切地喊,“择地,请你住手!阿子是你的呀!”

    蓦然间,所有的人都呆了,包括那激动万分的麦择地。

    他倏然一呆,宝儿说?#35009;矗?#20182;没听错吧,孩子是他的?

    他困惑的看着她,孩子怎么——怎么会是他的?

    “想不到是不是?#20426;?#33539;宝儿惨烈的笑了。“那天,在我们的订婚宴上,爷爷正?#21483;?#24067;竞天哥是麦氏的新任总裁,你不服气,喝了许多酒才跌跌撞撞的回家,我在你家里安慰被竞天哥中途失踪气炸的爷爷,是我替你开的门,你一直诉苦,抱住我痛哭,然后我们……我们?#22836;?#29983;了关系,在你的房?#23567;?br />
    “宝儿……”麦择地既震惊又错愕,原来那夜的事不是幻觉,他一直以为跟他在床上缠绵的是哪一家酒廊的公关小姐,没想到——没想到却是他大哥的未婚妻,这下——他真是罪该万死了!

    “怎么会这样?#20426;?#40614;曜堂跳脚不?#36873;!?#23453;儿啊,你怎么这么糊涂?这臭小子喝醉了酒,你没有喝,你可以阻止他呀!”

    “是啊,你可以阻止我……”麦择地烦躁的说,他闯了大祸,这下糟了,他知道大哥不会饶了他的。

    范宝儿瞅着麦择地,幽幽地说:“择地,难道你眼里只有这个裴芯心吗?她真那么好,好得让你们?#20540;?#30456;争?#20426;?br />
    麦择地一怔,范宝儿那带泪的凝视使他震动而不?#30149;!笆裁礎裁?#24847;?#36857;俊?br />
    她扬着睫毛,轻叹一声。“自小我们三人一起长大,我在你身边多年,难道你不曾感觉到我?#38405;?#30340;好?#20426;?br />
    “我——”他皱了皱眉,虽然满心惊诧,但他还是很坦白的说:“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一?#27604;?#20026;你?#19981;?#30340;是大哥。”

    范宝儿摇摇头,轻声道:“那么你错了,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19981;?#30340;人是你!”

    这个答案又大大震动了在场人士,麦曜堂惊疑不定,芯心暗自佩服她的勇气,而对于未婚妻的答?#31119;?#36808;帅没有恼怒,反而十分玩?#37117;?#36175;。

    “你?#19981;?#25105;?#20426;?#40614;择地大?#33402;?#33050;,根本无法相信。“如果你?#19981;?#25105;,为?#35009;?#20320;不嫁给我而要嫁给我大哥?#20426;?br />
    “因为你不可能娶我。”她暗哑地说:“你向来游戏人间,对感情定不下来,我不敢?#22570;?#20320;,更怕我的一往情深会?#25490;?#20102;你,我从不敢奢望你会为我停驻,只有嫁给竞天哥,我才能永远在你身边看着你,即使我的身份要因此变成你的嫂子,我也?#35797;福 ?br />
    站在那儿,芯心动容而震撼,多么浓烈的爱啊!不说出口,默默守候的深情,这要多大的决心才做得到。

    她终于懂得当时范宝儿那苦恼又?#24039;说?#19968;瞥从?#21619;?#26469;了,?#36866;?#38388;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27169;?br />
    蓦地,一双有力的臂膀拢住她小小的肩头,芯心抬眼,接触到迈帅蕴藏深意的坚定眼神,她知道自己不会再逃离他了,一切的误会已然冰?#20572;?#26377;了范宝儿的例子,她将坦然面对自己的感情。

    冥冥中已往定好了,从在?#23621;?#36935;见他的那一?#21776;穡?#22905;在他手中渐渐蜕变为真正的女人,他一手雕琢了她,同时也雕琢了她爱的依归。

    ***

    今?#28023;?#40614;?#35835;?#23130;是美国华裔社交界的大事,除了隆重盛大的排场巴俊男美女组合的新郎新娘之外,最引人之处莫过于此?#20301;?#23476;的餐点了。

    遍宴在麦氏豪宅举行,餐点则由国际知名的美食家连苡伶亲自设计?#35828;ィ?#25490;除了多油重盐的美式口味,佳肴清淡中别有滋味,令人耳目一新,连老外也?#28783;?#36190;不绝口。

    迈帅轻轻拢着芯心的肩在湖边散步,自助餐点就摆设在湖?#24076;?#28165;风、?#33258;?#19982;绿地,长桌上铺着白餐巾,随微风轻轻摇曳,粉红色的汽球与鲜花拱门妆点着湖岸,新郎麦择地与新娘范宝儿正逐一与亲友合照,并大方的接受宾客们对他们?#20843;?#21916;临门”的祝福。

    “择地一定很高兴,他总算赢过我了。”迈帅挑眉道:“这场遍宴本来是为我而准备的,现成的一切都原封不动移给他用,他应该对我再无怨慰了吧……

    芯心柔柔地笑。“对呀,连新娘也是原封不动的移给他,这还有?#35009;?#22909;怨怼的。”

    他扬扬眉稍。“你该不会是嫉妒吧?#32771;?#22930;今天的新娘曾是我的未婚妻?#20426;?br />
    她微笑摇头。“我怎么会嫉?#26102;?#20799;呢?现在拥有你的是我啊!我只羡慕她脸?#38386;?#31119;的笑容,好甜、好美。”

    他轻快的说:“那么我们?#35009;?#26102;候也来这么一场盛大的婚札?让你拥有甜美的幸福笑容。”

    “不了,我情愿跟你去公证结婚。”芯心敬谢不敏地说,想到早上那恐怖的贺客人潮她还心有余?#25314;?#40614;家的亲友团简直可比万人游?#20889;蠖印?br />
    迈帅盯着她看,笑得?#38044;臁!?#36825;么说来,你是答应嫁给我了?#20426;?br />
    她这才意会到他话中的陷饼,但已经来不及了,她脸一红,执意不看他,挣脱他的臂弯,退自往前走。

    他笑着追上去。?#25300;梗?#20320;这是干?#35009;矗?#25215;认要嫁我也不是?#35009;?#22351;事,反正你全身上下都被我看遍、摸遍了,难道你还能嫁给别的男人吗?#20426;?br />
    “你在胡说?#35009;矗俊?#33455;心急得连忙捂住他的嘴,这里来来往往都是有头有脸的贺客,要是被人听见?#23436;?#31505;大方了。

    他笑着拥她入?#22330;!?#25105;没有胡说,那位?#21862;美?#20808;生已经迫不得已接受你当他的长孙?#22791;?#20102;,你那位高贵的母亲又那么中意我,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们还等?#35009;?#21602;?#20426;?br />
    芯心忧心地说:“可是他老人家要求我要像个绝对的淑女,且订下百条淑女规则要我遵守,?#33402;?#30340;怕自己会达不到他的?#26332;肌!?br />
    这是她最苦恼的部份,他爷爷坚持她的举止还?#36824;?#28113;女,若要进麦家门,她必须有过人一等的姿仪不可。

    迈帅轻点她可爱的鼻尖,搂紧她的腰。“关于这点,?#19968;?#21578;诉他,你是我一手雕琢出来的名门淑女,若他坚持要那些规矩就是污辱我。”

    芯心轻扬长睫看着胸有成竹的他。“那么他老人家不就会知道我从前的……”

    她没说出?#20474;?#24577;”两字,但两人都心知肚明。

    “何妨,反正你已雕琢成型。”他不以为意,搂着她靠在树下?#22235;ァ?br />
    两人情意缠绵。柔情缱绻地相拥着接?#29301;?#20182;的大手交握着她纤细的手指搁在她腰后,她微仰着脸庞承接他温存的?#29301;?#27987;翘的长睫微微眨动着……

    “凯丽,你明天就到金枝玉叶雕塑?#34892;?#21435;报到,看你胖的,啧!没有半个男人会为你心动。”

    一对身材非凡的胖母女正打从他们身边走过,母女俩?#20540;?#21183;均力敌,谁?#35009;皇?#35841;。

    “我知道。”那女儿一脸委屈,神往地说:?#30333;?#22825;我在拉法叶公园遇到个手拿摄影器材的俊帅男人,可是他宁愿?#26408;?#27490;不动的树和?#19968;?#30340;天空也不愿拍我,深深伤了我的自尊心。”

    “女儿,我早就告诉过你,这是个以貌取?#35828;?#19990;界,你偏不当一回事,每天尽吃些垃圾食物,现在后悔了吧!总而言之,我已经为你在金枝玉叶雕塑?#34892;?#33457;了一?#26159;?#20320;明天乖乖去报到就是……”

    母亲抱怨着,母女俩步伐不停地朝自助餐桌走过去,瞬间就忘了刚才交谈的内容,痛快的狂吃起来。

    这是个以貌取?#35828;?#19990;界——

    迎着舒服的微风,芯心思量着胖母亲的话,扬起睫毛看着她的塑身美容师。“老实说,如果我未经雕琢,你会爱上我吗?#20426;?br />
    迈帅?#20181;始紓?#26080;可不可地道:?#26263;比唬 ?br />
    她轻轻环往他劲瘦结实的腰,脸庞依偎在他宽阔的胸膛前,嘴角缓缓泛起满足的笑容。

    他真会爱未经雕琢过的她吗?

    她不相信,但她选择相信,毕竟人非圣?#20572;?#35841;会爱一只不起眼的踅?#24597;槿福?#35841;又可以对性感尤物视若无睹呢?

    ?#36824;?#36825;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她已经蜕变为真正的凤凰,也不怕会再?#21482;?#26469;,因为她的塑身美容师将永远陪在她身边!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广西11选5官网 冰球突破网站有哪些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任五下午 豹子机赌大小玩法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 摇手机赚钱怎么样 免费赚钱软件游戏 平码复试组数 河南快3计划 福彩快三大小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