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简璎山城公主 第十章

山城公主 第十章

作者:简璎书名:山城公主类别:言情小说
    尼泊尔的传统节庆荷莉节通常在西历四月举行,人们会互相喷洒红色、黄色的蒂卡粉,然后再泼水庆祝,充满了热闹欢乐的气氛。

    心亮在疯狂的荷莉节后回到费娃家的银饰店,她身着一袭以纱为主的女性传统服饰,色彩缤?#31069;?#36136;料充满飘逸感,额头贴着月亮型状的蒂卡做装饰,青春而俏丽。

    “心亮,帮我顾一下店好吗?我要跟巴路去散步,他请我去他?#39029;?#39277;。”

    费娃对着镜子换了起码三副耳环,最后决定戴最?#20142;?#30340;那一副。

    心亮大表纳罕。“费娃,你不是很喜欢陆磊吗?你怎么可以趁他不在尼泊尔的时候对他不忠,跑去和巴路约会?”

    费娃迷恋帅气的陆磊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常借故跑到裴家,?#26376;?#30922;含情脉脉,一凝视就是大半天,搞得周围人大掉鸡皮疙瘩,她?#32422;?#21364;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

    费娃对着镜子扬起眉毛。“反正他又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你姊姊。”

    她很想得开,与其执着一个根本不会有结果的男人,不如另辟生路。

    “那你也不必跟巴路在?#40644;?#21834;。”心亮不以为然。大家都知道,巴路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两个人很亲密,随时都可能结婚。

    “可是巴路他喜欢我。”美丽的费娃抬起尖尖的下巴,表情像个将世界踩在脚底的女王。

    心?#20102;仕始紜!?#24403;然,你是比巴路的女朋友漂亮多了,可是……”

    她总觉得费娃不是喜欢巴路,只是为了要证明她?#32422;?#30340;魅力,所以才想将巴路从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手中抢走。

    “总之,你帮我顾着店就是了,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可以随便选一样你喜欢的饰品带走,我会很感激你的。”

    费娃倾身吻了吻心亮的额角,轻快地出去了。

    “难道女人?#22836;?#35201;?#24515;?#20154;不可吗?”心亮不解的自语。

    她迳自倒了杯茶喝,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饼干来吃。

    她早已把这里当成?#32422;?#23478;一样,反正她三不五时就会来替费娃?#35828;輳?#36153;娃的家人也把她当成家里的另一个女儿,对她的出入习以为常。

    “不错,这饼干不错吃……”

    咬着饼干,心亮悠闲的看着门口如织的游客和炙热的阳光,现在是尼泊尔的旅游旺季,想必待会就会有客上门了。

    丙然,一批美国?#20889;?#30528;观望的表情走进店里。

    “欢迎光临!”心亮把饼干搁在一边,笑容可掬,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20174;?#20184;他们。

    “这个……怎么卖?”有人发问了。

    “这个啊,这是纯手工打造的鼻烟壶,全尼泊尔只有这一只,它和这只烟灰缸是一套的作品,现在已经没有人做了,如果你要的话,一套?#40644;?#24102;,我可以算你便宜一点。”

    心亮开始天花乱坠地胡诌,反正真亦假时假亦真,真真假假,喜欢就好。

    “一?#35013;。?#22909;像有点纪念价值。”游客认真考虑起来。

    心亮笑盈盈的说:“我们的价格公道实在,我保证这附近十条?#24544;阅?#37117;没有比我们更便?#35828;?#20215;格了,你买了绝不会后悔。”

    又有人走了进来,是名穿西装的游客,单独一个人,心亮分身乏术,只得扬起清亮的嗓音?#38405;?#23458;人喊道:“欢迎光临!慢慢看,喜欢的话,价钱可以再商量。”

    “小姐,这个多少钱?”美国女士拉着她询问一条美丽脚链的价格。

    心亮微微一笑,狗腿地道:“这条脚链相当适合你,美丽的女士,如果是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七折优惠,但只限于你哦。”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美国女士笑得合不拢嘴,爽快掏钱下单。

    这位代理店主在弹指间把美国佬全应付得服服帖帖,每个人都采买了一、两样纪念品,她为费娃做成了一笔大生意。

    店里一下子清空了,只剩那名后到的男客单独在选饰品。

    心亮伸伸懒腰,毫不淑女地打了个哈欠。

    唔……有点想睡了耶。

    她昨夜没睡好,经过早上疯狂的庆典活动,刚才又讲?#22235;?#20040;多话,她累死了,可是费娃还没回来,她得继续被困在这里。

    “需要我为你介绍吗?”她打起精神向男客走过去,不知道人种,她用最保险的英语询问。

    “这枚戒指很漂亮。”男客也用英语说话,他的声音很?#32479;粒统恋糜行┕忠臁?br />
    他侧着身体,身材挺拔高大,发上戴着一顶黑?#20445;?#24125;檐压得很低,她看不清楚他的?#24120;?#21482;觉得他身上有种神秘高贵的气质,还有股浓浓的?#34892;?#21476;龙水香气。

    她皱了皱俏鼻,味道好恶心。

    他不喜欢男人搽古龙水,尤其是这种香得乱七八糟的味道。

    不喜欢归不喜欢,但生意不能不做。

    她依样画葫芦,摆出生意?#35828;?#26550;式,笑咪咪地说:“这是纯手工的银戒指,全尼泊尔只有这一只,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优惠折,保证划算。”

    “那么,如果我买下它向一个心仪的女孩求婚,你觉得胜算有多少?”男客不置可否地问。

    心亮回以微笑。“相信收到这份礼物的人会很开心。”

    真好,求婚呢,那是每个女孩梦寐以求的事。

    “如果收礼物的人是你呢?”他再问。

    “我?”

    心亮一头雾水的抬眼看着他,只看到他唇上有着神秘的笑意。

    那唇线……好熟悉。

    一股热气突然往她胸口冲,她快不能呼吸了。

    他徐缓地拿掉黑?#20445;?#19968;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英挺脸庞,赫然出现在她眼?#21834;?br />
    jjjjjj

    紫堂?#32435;?#24773;高深莫测的瞅着她。

    她的模样十分好笑,虽然穿着奇装异服,不过倒也不难看。

    她好像黑?#35828;悖?#20063;消瘦?#35828;悖?#21487;?#20431;?#25439;于她的美丽。

    看见她,他发现?#32422;?#23545;她的想念比想像中多了好?#21103;叮?#22914;果根据石野和哉那家伙的说法,这是好现象。

    紫堂夏挑起剑眉。“你还没回答我,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接受吗?”

    心亮吞了口口水,两脚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三步,红唇还处于讶异的微张状态,充份表现她的惊慌。

    他真的来了……

    为了不再那么想他,她天天没事就往城中跑,把?#32422;荷?#24471;像黑炭一样,这丑样子却被他看见了。

    “不准离我那么远。”他伸手,轻易的把她拉回来,香躯顿时入怀。

    他的胸膛像是为她特设的位置,她站在他的面前刚刚好,但只能仰头,四肢被他困得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他的手指指着她额头中间的黄色下弦月,问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蒂卡。”她被催眠似的回答。

    “蒂卡?”他扬起眉。

    “尼泊尔女性贴在额头的小饰物,具有祈福之意,有各?#20013;?#29366;和色彩。”

    她也不知道?#32422;?#24178;么解说得如此详?#31119;?#21487;是这是比?#20064;踩?#30340;话题,可以拖延导人正题的时间。

    他挑挑眉。“你在这里?#23478;?#25226;额头贴成这样吗?”

    “不是,因为今天有庆典,所以我才弄成这样。”她的模样及语气依然像在继续被催眠?#23567;?br />
    他点点头。“那就好。”

    在额头乱贴东西,这可不是好习惯,如果在日本,恐怕会被认为是某种宗教的狂热份子。

    他说完,她?#25442;?#35828;,瞬间,店里?#40644;?#27785;默,又该死的没有别的游客上门来,注定了她要一直被他困在怀里。

    心亮低垂着眉眼,死不肯抬起。

    这家伙,故意搽那难闻兮兮的古龙水来扰乱她的视听,让她百忙之中认不出他来。

    慢着,搞不好那一大?#22909;?#22269;观光客?#24425;?#20182;派来的,好让她无法在他一进门时就认出他。

    正在细数他恶劣的行为时,他闲凉的语气飘到她耳际。

    “你母亲已经为你缝制好白纱礼服了,你有空的话,回去试穿,看?#26149;?#19981;合身,若不合身就快些修?#27169;?#23130;期已经不?#35835;恕!?br />
    她霍地抬眼,速度惊?#35828;?#24555;。“你在说什么?”

    他挑起眉,不答反问:“我讲的不够清楚吗?”

    她小幅度的摇头。“不清楚。”

    “难道你以为你换了个名字就不必当我的妻子了吗?”他用徐缓的语气?#32824;?#38382;罪,一只?#21482;?#21040;了她腹间。“这里,说?#27426;?#24050;有了我的骨肉。”

    “乱讲!”她反应很大,俏脸一下子臊红了,他的手掌像铁烙,老天!她的腹部好热哦。

    她的脸涨成了红苹果,偏偏他又靠她这么近,他的体温让她全身跟着热烫起来。

    他低?#31069;亲?#20102;她嫣红的唇。

    他的舌探进了她唇齿之中,吮吻的亲密程?#28909;?#22905;脸红的速度像搭火箭,迅速满脸霞红,心跳得比擂鼓还咚咚有声。

    吸吻的力道越来?#35282;浚?#22905;不由得整个人几乎快依附到他身上去了,她发出轻咛的低喘,芳颊更?#24120;?#23436;全失去了平时那股洒脱劲儿。

    终于,他离开了她的唇,她?#24425;?#19981;抬头。

    因为,她刚刚被他吻时的反应真是丢死?#35828;?#28909;烈,害她现在有点狼狈。

    她有必要让他知道她也很想念他吗?偏偏她的反应已经泄漏了一切,想假装不在乎也假装不了。

    他的?#25191;?#33145;间滑到她的纤腰,将她密密搂住。“等裴教授回来,我会把我们的事详?#21103;?#21578;让他知道,顺便和他讨论礼俗的问题。”

    她呻吟一声。“你要告诉我?#20064;?”

    谁来救?#20154;?

    她怎么可以让她?#20064;?#30693;道他向来天真单纯一如小动物般的女儿,和男人在婚前发生越矩的行为?

    “我要娶他的女儿,当然得让他知道。”他回答的理所当然。

    心亮咬着下唇,心慌意乱。“可是……我我……我不能嫁给你。”

    他再度挑起了眉,不悦的视线扫上了她的眉眼。“为什么?”

    “我——”她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我?#24515;?#26379;友。”

    她不能嫁给他,虽然她知道事到如今,心采也不可能嫁给他,甚至对他们乐观其成,还长篇大论的为他解释他与奥田多香子的关系。

    心采苦口婆心的说?#22235;?#20040;多,她听明白了,也懂了,气实在也已经消了一大半,内心也不若当初听到奥田多香子怀了他的孩子般的激动难受,她已经能够理智地分析事情的始末,但她就是不能嫁给他。

    不是因为奥田多香子,而是因为她觉得?#32422;?#26681;本不能做好?#32495;?#22827;?#35828;?#35282;色,所以她不愿嫁。

    她如果嫁给他,肯定会为他带来一连串的麻?#24120;?#32043;堂家要的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媳妇,自小苞在她?#20064;?#36523;边,她虽然读的书不少,可是她绝不“达礼”。

    与其大家日后?#32431;?#24974;怨,不如现在慧剑斩情丝,保留一点美好的回忆,他们之间的?#25314;?#23601;当做是仲夏夜之梦,现在是梦醒的时候了。

    “什么男朋友?”他意?#27515;?#29642;地问。

    她骄傲的抬起下巴,脸不红、气不喘地说:“一位饭店业钜子。”

    他挑起剑眉,撇了?#27850;健!?#39277;店业钜子?”

    摆眸明白写着不信,只是?#20204;?#21548;之。

    “对!”她重重点了下头,决定来演段烂戏码。

    一个脚踏两条船的女人是没?#24515;?#20154;会爱的,对吧?

    虽然演这戏码她?#32422;?#30340;五脏六腑会很伤,可是她不演也不行了。

    jjjjjj

    一早,心亮拿着写好的新价目表来到外观朴实陈旧的?#20843;?#23433;饭店”。

    今天她除?#22235;?#22905;做好的价目表给塔安之外,主要目的是要和塔安商量,请他帮个忙,暂时客串她戏里的男主角。

    “嗨,卡玛,早上好吗?”她轻快地向柜台后的一名微胖的?#24515;?#22919;女问好,那是疼她像女儿的塔安寡母。

    “吃过早饭了没有?”卡玛连忙丢下在忙的事出来招呼她。

    心亮笑嘻嘻地说:“你忙你的吧!不必管我,我已经吃过了,我是来?#23452;?#23433;的,他在吗?”

    卡玛?#26757;?#38901;犹存的眼神瞄瞄柜台后的?#32771;洌?#21734;,塔安有客人,他们在里面谈?#21834;!?br />
    心亮扬起眉梢,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转,“什么客人?”

    卡玛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形容,索性白话地说:“一个看起?#26149;?#26377;钱的客人。”

    “哦?”心亮微感好奇。

    她知道那间小?#32771;?#26159;塔安算帐目?#22836;?#20445;险柜的地?#21073;?#21478;有一些父亲留下来的珍贵?#21734;?#21482;有他?#32422;河性砍祝?#37324;面装潢的很舒适。

    是什么样的客人值得塔?#37319;?#37325;地把他请到小?#32771;?#37324;去密商?来头连卡玛都不知道,有问题。

    “裴教授不在家,我看你?#27426;?#21507;不饱,快来吃点东西,我刚做好了早餐,?#24515;?#21916;欢的波菜脆饼。”卡玛热络的招呼她,把整个大大的早餐盘都放到了柜台上任她挑选。

    ?#24052;?好香!?#20431;?#23601;不客气了。”心亮拿了个脆饼,入口?#25191;啵?#39321;香的,早上吃这个真好,真是心满意足。

    然后,就在她吃得嘴角?#27426;?#23633;屑的时候,房门开了,两名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两个人她都不陌生。

    一个自然是她的好哥儿们塔安,而另一个则是……

    “?#31069;?#24515;亮,这么早就来啦。”塔?#37096;?#35265;她一点也?#40644;?#24618;,反正她常?#32422;?#36305;来,塔安饭店跟她的家没两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瞪着紫堂夏,小脸一阵青一阵白。

    “我吗?”西装笔挺的紫堂夏微笑了下,他的手,搭上了塔安的肩,注视着她错愕的小?#24120;?#24841;快地说:“我和这位饭店业钜子已经达成了协议,由我紫堂集团入股他的饭店两百万美金,持?#32433;?#30334;分之七十五,也就是说,我现在是这位饭店业钜子最大的股东,饭店正式更名为‘紫堂塔安饭店’。”

    他那口口声声的“饭店业钜子”令她的脸为之红透。

    “心亮,紫堂先生说他认识你,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塔安兴奋的很,“我告诉你,紫堂先生开出的条件很优?#31069;?#25105;对我们饭店未来的发展很?#34892;?#24515;,我相信我?#27426;?#21487;以将塔安饭店发扬光大,做出优秀的成绩来。”

    “是吗?那恭喜你喽……塔安。”心亮挤出一个很不自然的笑容,恨得牙痒痒。

    一切都失算了,她以为?#32422;?#24050;经很早了,没想到那家伙?#20154;?#26356;早,真失策啊。

    就在她抱?#35835;?#36830;之?#21097;?#32043;堂夏的声音又轻松地传到了她耳边。

    “对了,我的饭店界钜子合伙人还告诉我,你不是他的女朋友,?#24515;?#19981;要随便?#33529;?#20182;的行情,听明白了吗?”

    登时,俏脸黑了一半。

    般什么?她的戏都还没演哩,这么快就终结掉她的导演梦了,不公平啦!

    jjjjjj

    四个月后,尼泊尔落成了?#27426;?#32654;轮美焕的五星级旅馆,它比首都加德满都最着名的五星旅馆?#26448;?#26222;娜饭店更气派?#23395;浚?#22570;称当地新的?#21103;?#24615;建筑。

    “现在请紫堂塔安饭店的负责人,塔安先生为我们讲几句?#21834;!?br />
    塔?#27850;?#30528;兴奋及喜悦的笑容走上台,今天是他生平第一次穿全套的西装,感觉有点不自在。

    “各位,谢谢大家今天抽空莅临紫堂塔安饭店的开幕典礼,我会秉持过去塔安饭店的精神为大家服务,让紫堂塔安饭店成为一个温暖有人情味的地?#21073;?#35753;人一再想来,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肯定,继续爱护我们……”

    透过麦克风,塔安的声音滔滔不绝地传?#32479;?#21435;。

    ?#25300;梗?#20320;为什么不也上去致词?你瞧人家塔?#27493;?#24471;多好,台风好稳健。”心亮用手肘撞了撞身旁的人,朝台上的塔?#25165;?#20102;努嘴。

    对于在任何人面前?#23478;?#21103;凛然不可侵?#21103;?#24773;的紫堂夏,她向来缺少那种感觉,从第一眼见到他开始,她就没怕过他。

    紫堂夏一派的气定神?#23567;!?#25105;?#38405;?#27850;尔话一窍不通。”

    虽然他持股最大,但他坚持退居幕后,只愿当个出资者,将饭店完全交给塔?#27850;?#29702;,利润则对半共享,如此优渥的合作条件,塔?#26448;?#20104;只差?#27426;?#20182;五体投地的感激涕零。

    “那你又在这里盖饭店?”她眉眼轻轻一扬,乱不以为然的。

    他勾起唇角,依然是优雅的姿态。“你对当饭店业钜子的女朋友?#34892;?#36259;,我自然要尽量满足你的兴趣。”

    她瞪了他一眼。“你在嘲笑我吗?”

    这家伙,老拿这件糗事损她,得了便宜又卖乖。

    明天,他们将在同一地点举行简单的订婚仪式。

    在尼泊尔订婚是她的主意,因为他在日本已经和心采订过婚了,实在难以对众?#30528;?#20132;代为何他要订两次婚,而且两?#21619;?#23130;的女主角长得一样,只不过是不同一个人……这样八成那些?#23376;?#20250;被他们弄得七荤八素。

    因此她索性提议他们在尼泊尔订婚,?#20889;?#30340;都是她和她?#20064;?#30340;朋友,如此一来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订婚后,她将跟他回京都住,加入他公司的游乐城计划,这样才不会每天闲闲的把她闷死,因为她实在不习惯年纪轻轻就过起少奶奶的好命生活。

    至于她?#20064;鄭?#22905;走了之后他也不会寂寞,因为心采和陆磊结婚之后已经决定住在尼泊尔了。

    想到这点她就兴奋开心,这么一来,往后裴恩州教授和沈郁窈小姐将?#34892;?#22810;不得不碰面的场跋。

    例如她们姊妹俩接下来的订婚典礼、结婚典礼啦,还有未来小紫堂和小陆磊出生时的满月酒、周岁生日宴、两岁生日宴,接着小心采和小心亮再出生……如此搞些有的没有的花样,搞不好他们两人会重新擦出爱的火花也不?#27426;ā?br />
    “在想什么,笑得那么奸诈。”紫堂夏睨了未来夫人一眼,瞧她容光焕发,想的事情铁定跟他这个未来丈夫没有关系。

    她向来不把他的威权放在眼里,不管他怎么板起面?#31069;?#22905;都有办法赖在他身上撒娇,四两拨千金,轻轻?#20260;?#22320;将他的怒气赶走。

    “奇怪,我不是笑得很甜蜜吗?”她扬扬眉?#27169;?#31361;然拉起他的手。“这里好无?#27169;?#25105;们去巴格马提河边看信奉印度教的尼泊尔人举行葬礼好不好?”

    他皱起眉头。“在这个时候去看葬礼?”

    她点头。“对?#20581;!?br />
    他看着她。

    往后,他知道他的心脏必须够坚强,才能容得下她脑?#24515;?#19968;大堆稀奇古怪、天马行空的想法,因为这丫头显然是百无禁忌的。

    他将娶一个在山城里长大的野姑娘当妻子,这对紫堂家来说是件大?#25314;?#23545;他来说?#24425;恰?br />
    但他爱她,他会给她无尽的包容。

    当然,这也包括在订婚前一天去看某陌生?#35828;?#33900;礼。

    “要看就走。”他的语气,很有几分?#20843;?#24597;谁”的味道。

    他牵着她的?#25191;?#36149;宾席起身,不着痕迹地退出了宴客厅。

    “我告诉你,印度?#25487;?#30456;信,死后?#24524;?#36527;体,把骨灰洒入?#21448;校?#28789;魂就可以获得解脱,所以他们的火葬仪式非常简单,没有哭哭啼啼的场面,也没有夸张的送葬?#28216;欏?#22905;神采飞扬地描述。

    看着旁边讲起葬礼居然兴味浓厚的她,他想,他会习惯的,因为他爱她。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北京11选五一定牛 赌博炸龙虎技巧 1680118开奖网 地下城现在怎么最赚钱 1000本金7码倍投方案 四川快乐12口诀 福建休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龙虎怎么分析路子 3d历史开奖号500期查询 侏罗纪恐龙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