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莫颜仙夫太矫情 第九章

仙夫太矫情 第九章

作者:莫颜书名:仙夫太矫情类别:言情小说
    殷泽居高临下地睨着躲在?#25991;?#30333;身后、吓得面无血色又簌较发抖的女人,他打量了会儿,突然转头对?#25991;?#30333;丢了一句。

    “确实挺有趣的。”

    他有些明白?#25991;?#30333;的恶趣?#35835;耍?#36887;这个女人确实有点好玩。

    “莫吓坏她了。”?#25991;?#30333;将可怜的小东西搂入怀中,轻轻拍抚她的背,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明明把她吓成这样的始作俑者是他这个做师父的……殷泽忍不住再三唾弃。

    “宝儿,怎么吓成这样了?这位是师父的契灵,他不会伤你的。”

    埋在他怀里抖得如秋风落叶的魄月,这时才猛然回神。

    是啊,她现在是仙界人月宝,而非魔族,她不必畏他,也不该畏他,只怪习惯成自然,看到噬魔剑就躲,都已经成反射动作了。

    “我……我只是看到师父旁边突然冒出个人,吓了一跳,所以……”她不好意思地解释,告诉自己冷静些,让他们怀疑就不好了。

    ?#25991;?#30333;叹了口气,心有戚戚焉地说:“师父明白,这人?#20064;?#31070;出鬼没,是挺吓?#35828;摹!?br />
    殷泽无言,魄月也无言。

    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剑仙的契灵,存在万年的剑邪,亦是万剑之王。此人浑身上下都透着寒冽之气,光是冷冰冰地站在那儿,气场就够慑人了。

    “原来这位就是闻名四海的剑中之王。徒儿月宝,拜见剑王。”她行了一个礼,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总之嘴巴甜一点总没错。

    殷泽盯着她,淡道:“你可以叫我师公。”

    啊?她呆了呆。

    “叫殷师叔就行了。”?#25991;?#30333;笑着更正,同时睨了殷泽一眼。这?#19968;?#23621;然也学着开始打趣了,还顺道占他便宜。

    魄月感到好笑,又不可思议,她?#22351;?#25104;了剑仙的徒弟,还多了一个剑邪师叔。

    ?#25991;?#30333;既然把人抱着,便顺势搂住不放,领着她来到一处石窟前,石窟布有仙障,散发着淡淡的莹光,每一个石窟都住着一个法器。

    要取法器,得先过得了这道仙障。

    “这个法宝,你看了一定?#19981;丁!?#20182;笑道,在她期待的目光下,伸指轻轻一点,仙障便除,露出里头的法器。

    这是一把青色为?#20303;?#21051;以黑色纹路的笛子,一见到这把笛子,魄月的脸就黑了。

    “宝儿,这枝笛子不是普通的笛子,你可知它的来历?#20426;?br />
    当然知道,她不只知道,还差点抢到这枝冥夜笛!

    ?#26263;背?#24072;父为了找这把笛子,?#26469;?#22934;森林,这笛子乃是冥夜女?#23376;?#22934;树所制,将树妖精封在笛中,与笛融合,因此它的笛音能够……”

    笛音能够与昆虫、鸟兽沟通,谁得到这把笛子,便能驱使昆虫、鸟兽。她?#32972;?#20026;?#35828;?#21040;这把笛子,深入妖森林,寻找冥夜女巫,结果——

    “结果为师去找这枝笛子时,你猜猜,我遇到谁了?#20426;?br />
    你他妈遇到我了!

    “遇到谁了?#20426;?#39748;月眨着无辜的美眸,好奇问。

    ?#25991;?#30333;笑得一脸怀念,嗓音更磁性了。

    “为师遇到魔族艳使,她叫魄月,是魔君麾下四大将领之一,我与她两人都看上那枝笛子,真巧哪。”

    “是?#21073;?#30495;巧。”魄月呵呵笑,内心耝咒他一百遍。笛子被他抢走,害她为此咬牙切齿了好几个月。

    “她说不?#29238;?#24515;爱的人抢,便主动放弃,让给为师了。”

    废话,打不过他,她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让给他啦!

    ?#25991;?#30333;搂住她的腰,愉快地往下一个石窟走。“来,咱们看下一个法宝。”

    魄月依依不舍地瞄?#35828;?#23376;一眼,暗?#23548;?#31505;。没关系,近水楼台,笛子迟早是她的。

    “接下来这个法宝更绝了,你瞧。”

    魄月一瞧,双目再度暴睁,瞳孔也放大了。

    金狐尾巴!

    “这是金狐尾巴,据说有了它,魅男诱女,倾盖天下。”

    不只如此!它的魅力男女不分,?#20185;?#19981;拘,只要是公的,管你是畜牲还是人,都为之倾倒迷?#31515;剑?br />
    她盯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强忍着不露出异样。

    “师父搜集这个做啥?您根?#23621;?#19981;着啊。”

    “哦?我怎么不需要?#20426;?br />
    “师父出众非凡,不管是妖族、魔族或仙族,?#19981;?#24072;父的姑娘很多,根本就不需要金狐尾巴呀。”

    他挑眉。“你觉得师父出众非凡?#20426;?br />
    “师父笑时温润如玉,不笑时清若寒潭,乃旷古未有的神仙绝色是也。”魄月赞美完,还高高举起大拇指。

    “这女人口蜜腹剑时,无人能出其右,你就好这一口?#20426;?#27575;泽看向?#25991;?#30333;,以灵识传音。

    ?#25991;?#30333;笑得俊美惑人,掌心在她腰间似有若无地摩着,简单回了四个字。

    ?#25226;?#36719;嘴甜。”

    两人以灵识传音,魄月是听?#22351;?#30340;,她一门心思都在金狐尾巴上。

    想?#32972;?#22905;跑到狐族地界抢这条金狐尾巴时晚了一?#21073;?#21482;能眼睁睁地看着打输的金狐女摘下自个儿的尾巴,讨好地献给?#25991;?#30333;。她真是揪心泣血啊,一直含恨?#20004;瘛?br />
    ?#25991;?#30333;悠悠道:“为师将这条金狐尾巴抢来,并非拿来自己用的。”

    魄月怔住,纳闷地问:“不自己用,又为?#25105;?#25250;?#20426;?br />
    “我只是不想让这东西落到魄月手中,免得她去勾引男人。”

    她再度揪心泣血了。

    她这个恨?#21073;?#24819;?#32972;?#21435;抢这金狐尾巴,就是为了拿来勾引?#25991;?#30333;的,结果人家把东西先抢了,为此,她被同伴嘲笑了好几个月。

    ?#25991;?#30333;继续愉快地搂着她去看其他法宝,这些法宝都有一段故事,巧的是,这些故事都跟她有关。

    幻镜,能把人关进?#24213;?#37324;的幻?#22330;?#22905;想要,被他先得了。

    蛇麟鞭,这鞭子打谁,蛇群就攻击谁。她处心积虑想要,慢了他一步。

    梦壶,能把人收进壶里,并作一场梦,醒后分?#24576;?#30495;假。她作?#21619;?#24819;要,结果抢输他。

    每见一件法器,她的心就在滴血,因为每一个都是她曾经想尽办法要得到,却求而不得的宝物。

    她想骂人、想打人、想踢人啊!

    尽避她暗地里气得咬牙切齿,这时又想到,既然她是他徒弟,而他又没收其他人为?#21073;?#19981;就表示以后就由她来继承这些东西吗?想到此,她又阴恻恻地笑了。

    “师父。”她甜甜喊道。

    “?#38382;攏俊?#20182;始终温柔如初。

    “徒儿一定努力学法术,将咱们门派发扬光大,驾驭这些法器。”

    她是唯一的徒弟,那些仙兽又不足为惧,这些东西迟早是她的。

    ?#25991;?#30333;摸摸她的?#22330;!?#20054;徒儿,为师听了甚是欣慰,不过,这些法器已经有主了。”

    魄月面色一僵,呆呆地看着他。

    “有主了?#20426;?br />
    “是啊,为师搜集这些法器,是要?#36879;?#24515;上?#35828;摹!?br />
    她浑身剧震,瞳孔内缩。

    “你有心上人?#20426;?#22905;不敢置信。他不是对女人没兴趣吗?

    她惊得无以复加,脑中一片空白。

    众界都说剑仙绝情,现在他却亲口承认自己有心上人。

    ?#25991;?#30333;低头看她,将她呆愕的表情收进眼底,含笑道:“为师的意思是,要?#39068;?#20123;法器?#32972;?#32856;礼,?#36879;?#25105;未来的妻子。”

    听到这话,魄月才?#35825;?#24778;中回过神来。原来他不是说自己有心上人,而是打算?#36879;?#26410;来的心上人。

    “哦?原来如此啊,呵呵。”她心下松了口气,心下咒骂他。也不说清楚,差点把她吓死。

    ?#25991;?#30333;将她眼中的小情绪收进眼底,勾着笑,继续搂着她往?#30333;摺?br />
    “记住,这些法器以后是要留给我妻子的,知道吗?#20426;?br />
    “是,徒儿记住了。”

    哼,来一个,杀一个,让你这辈子都娶?#22351;?#32769;婆!

    咦?不对?#21073;?#20182;要?#39068;?#20123;法器?#36879;?#26410;来的妻子,那还带她来看什么?耍她吗?她正感到火大,却又不能发火,一肚子火气正愁无处发时,一个冰凉的东西套到她的颈?#30001;稀?br />
    她愣住,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项链,再抬头疑惑地看向他。

    “这是锁心石。”他一边为她戴上项链,一边为她细细解说。“这块灵石能护你的心,百毒不侵,亦不叫妖魔鬼怪入侵,是守护石。”

    守护石发出淡黄的颜色,剔透晶莹,十分美丽,她不禁看得痴了,一手握住它,发现有一股暖意。

    大掌包覆在她的手上一块儿握住,她抬起头,迎上他的眸光。

    她有些怔住。

    “这颗护心石,天下只有一个,戴上了便不要离身,明白吗?#20426;?br />
    她眸光晶亮,突然心情好了不少。哼哼,还不错嘛,懂得给点甜头,总算有师父的样子。

    “不过,这颗护心石需要?#29616;鰲!?br />
    ?#29616;鰨?br />
    正当她疑惑时,只见他将她的手抬起,毫无预警地张口就咬。

    她瞪大眼,感到?#29238;?#19968;疼,指头被他咬出了血,涂在灵石上,接着便瞧见那灵石发出璀璨的光芒,恍若活物,将她的血吸收进去。

    灵石一得了她的血,她便突然感到整个心口暖烘烘的,好似奇筋八脉有一股热力绕了一圈,这奇异的感觉,令她一时忘了自己刚被咬疼的手。

    待她回神抬起头,瞧见的是?#25991;?#30333;含着自己的手指,细细吸吮。

    她又呆掉了。

    她感到身子有些发热,一时看傻了。

    “好了,不疼了。”他笑道。

    她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指头,被他吮过的地?#21073;?#20260;口不见了。

    不待她反应过来,?#25991;?#30333;已牵住她的手,领着她往前行,瞧?#24576;?#20219;?#26080;?#23596;,也无任何芥蒂,好似他对她做的所有事都那么理所当然,也那么自然。

    魄月被他牵着走,边走一边想,却?#36739;?#36234;觉得诡异。

    这?#19968;?#35813;不会是调情圣手吧?她怎么觉得自己刚才被狠狠调戏了?

    在一旁将一切看在眼中的殷泽,冷哼一句。

    “无耻。”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120期 海南环岛赛 六肖复式四肖有多少组 手机棋牌电玩游戏平台 24足球比分十分感激! 山水云南麻将昆明玩法 今日河北快3开 星辰娱乐棋牌下载 nba比分的赔率 2008奥运会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