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莫颜仙夫太矫情 第八章

仙夫太矫情 第八章

作者:莫颜书名:仙夫太矫情类别:言情小说
    【第五章】

    “宝儿,过来。”

    魄月在树上盘腿打坐,凝神练气,灵识里传来?#25991;?#30333;磁性低沉的嗓音。

    自从?#25991;?#30333;把一点功力传给她,她便能收到他的隔空传音了。

    这男人帮她开天眼,连天耳也开了,不知道的人,还当他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这?#19968;?#20498;好,要找她传个音便行了,她却得劳动自个儿去找他。哼,当她呼之即至,挥之即去啊?

    她可不想过去,免得看到他,害她满脑子都是那喷鼻血的画面,太伤眼了。

    “宝儿,在哪儿呢?#20426;?br />
    不告诉你,没听到。

    “不在吗?#20426;?br />
    不在,没空。

    “唔……大概跑到什么地方修练去了吧。”

    对,我很忙,阁下哪边凉快哪边去。

    “?#19978;?#20102;,今日打算挑件法器给你的……”

    魄月?#33151;?#36339;起来,哪里还有犹豫,立即捏了个飞行诀,火速去找?#25991;?#30333;。

    伤眼就伤眼吧,大不了她只看他上面,不看下面,有法器可拿,她当然不会拒绝。

    来到落霞居,她便瞧见等在院子里的?#25991;?#30333;,一席白衣飘飞,丰神俊朗,不再是赤luoluo。

    她眨了眨眼。难不成天眼失效了?心下奇怪的同时,迈着步子走向他。

    “师父——”这一声喊得很狗腿。

    ?#25991;?#30333;将她熠熠的双眸及灿烂的笑容看在眼底。他就知道,拿鱼做诱饵,猫儿就会过来了。

    “你来啦。”他笑笑地说。

    “是呀,徒儿练了一整夜,?#20160;?#30561;着了。”她继续装,反正她是打死不承认的。

    “师父找徒儿什么事?#20426;?br />
    ?#25991;?#30333;突然伸手搂住她的腰,耳边温柔提醒。?#30333;?#32039;些,小心别掉下去了。”

    言犹在耳,她尚未领会他的意思,蓦地眼前景物一转,竟是瞬移至他处了。

    魄月心惊,上一刻他们还在院子里,眨眼间已两脚虚浮,上无天,下无地,四周景物变幻莫测,让人眼花撩乱,不知身在?#26410;Α?br />
    移形换位大法!

    凡人修了此法,顶多就是瞬移几尺,仙人修了此法,视个人功力,瞬移百里到千里,甚至万里都有可能。传言法力到了一定的修为后,能自由转换空间,周遭景物扭曲变换,一如此刻。

    她没想到,?#25991;?#30333;竟?#20889;?#33021;耐!

    自己修为尚浅,一旦进入移形换位的空间里,若是不小心迷失在此,有可能从此再也出不去。不用他叮嘱,她已经主动抱紧他,死也不放了。

    当四周景物不再旋转后,他们双脚终于落地,身处在一处石洞?#23567;?br />
    说是石洞,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四周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暗,没有任何光线照进来,只能靠着?#25991;?#30333;点燃的仙火来引路。

    “这是哪儿?#20426;?br />
    “望月峰地底下的藏宝地。”

    她惊讶。他们竟身处在望月峰的地底下?

    法器和宝藏向来藏于各界各派的秘境中,只有坐到掌权者的位置,才有资格知晓进入秘境的通道。

    她虽是魔君四大将领之一,但魔族的藏宝秘境除了魔君和魔后,连他们四大将领也没资格进入。

    在双脚落地后,她便松手离开他,打算自己走。

    “小?#24917;?#19979;,若是误触阵法,你这条小命就没了。”

    对了,藏宝秘境必然设下阵法?#20048;?#20182;人偷盗,不行,她可不想白白送掉一条小命,遂又赶紧抱回他大腿。

    “师父,为了不给您添麻烦,徒儿还是不离开您的好。”不就是抱着嘛,她又不吃亏,别人想吃剑仙的豆腐还吃不到呢。

    见她主动黏着他,?#25991;?#30333;唇角微扬,眼里隐有笑意,搂着软玉温香信步走着。相较于他的闲情逸致,魄月则是全神警戒地盯着四周,心想若是有个刀光剑影,就拿他当肉盾。

    大约走了一盏茶的工夫,他突然停下。

    “到了。”他说。

    她四处张望,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她什么也没看到。

    “师父,法器呢?#20426;?br />
    “你看不到?#20426;?br />
    她摇头,一脸纳闷。

    他亦是一脸疑惑。“待我问问,这是怎么回事?#20426;?br />
    问谁?难道这里除了他们,还有别人?

    她看着他,就见他对着黑暗的虚空凝神不动,看似是用灵识在?#20302;ā?br />
    不一会儿,他轻叹了口气,低喃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什么?阁下倒是解释清楚啊!

    他咳了咳,清清嗓子后,才对她说:“能成为众界?#25918;?#30340;法器,都是经过几千年或几万年的淬链,才能成为神兵利器,称霸一方。”

    她当然知道,然后呢?

    “这些法器皆有自己的灵识,他们历经日升月起,物换星移,看遍世间百态。”法器有灵很正常啊,所以?

    ?#20843;?#20197;他们眼界很高,阅历多了,难免恃才傲物,对于小人物,多少会瞧不起……”

    她睁大眼,将他的?#30333;?#30952;了下。

    瞧不起小人物?#31354;?#37324;就数她修为最低,因此这个小人物指的便是她了。

    她额?#27973;?#20102;抽。

    “师父是说,徒儿看不到,是因为他们不想让我看?#20426;?br />
    ?#25991;?#30333;又轻咳一声。“神兵利器嘛,难免?#26223;亮说恪!?br />
    ?#20063;?br />
    她以为捧高踩低、仗势欺人只会出现在人与人之间,哪想到修练成精的法器,居然也会?#36153;?#30475;?#35828;停?br />
    想当年她艳使大人艳名远播,有多少法器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抢着与她缔结一生,成为她的契灵,她还不看在眼里呢,哪知一朝虎落平阳,仙界畜牲她打不过,现在连法器都敢嫌弃她。

    她想骂人、想打人、想踢人!

    当然,这只是她的内心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

    “徒儿给师父丢?#27785;恕!?#22905;可怜兮兮地望着?#25991;?#30333;,眸光含水。“徒儿一定会好好修练,不让人瞧不起。”

    意思就是,你的徒弟被人羞辱了,你这个做师父的是不是该表示一下,给这?#22909;?#20154;性的?#19968;?#19968;点颜色?#39748;疲?br />
    ?#25991;?#30333;温柔地轻拍她。“别难过,师父不怕丢脸,也不会嫌弃你的。”

    魄月心中气结,心想等到哪天她成了一方仙霸,必叫这些法器臣服她。

    “逗她很好玩吗?#20426;蔽收?#35805;的人是殷泽。

    ?#25991;?#30333;瞄向他,见他双臂横胸,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34920;?#20182;。

    殷泽虽是他的契灵,但?#25991;?#30333;并不约束他,只有在需要时才会召唤他过来,平日任他四海八荒随意行走,想去哪儿?#33151;?#21738;儿。

    “你不是去了凡间吗?#20426;?#20182;笑问。

    殷泽冷哼。“那群?#19968;?#24179;日好吃懒做,荒废功夫,一上战场,不是缺胳臂少腿,就是被腰?#21486;?#30495;是群废物,丢脸。”

    殷泽口中的那群?#19968;?#25351;的是兵器,平日缺少磨刀磨剑所以变钝了,到了战场上不是被敌方砍出缺口,就是被砍断。

    他今日听说凡间有战事,身为曾经被众兵器敬仰的战神,战场上的血腥之气多少会吸引他的血性,便兴致勃勃地去看热闹,却看到一群后辈给他丢脸,因此火大地败兴而归。

    在知晓?#25991;?#30333;带着魄月来到地底藏宝洞时,他便也来?#39748;啤?br />
    “你又在耍人家姑娘玩了?#20426;?br />
    “没的事,带她来见识见识罢了。”

    “师父,你在跟法器说话?#20426;?br />
    两个男人同时看向一脸憋屈的魄月,殷泽指着她,对?#25991;?#30333;鄙视之。“你把她的眼蒙蔽了,她连我都看不到、听不到,怎么见识?#20426;?br />
    还敢说没耍人家。

    “乖宝儿,师父在跟一位脾气不好的法器说?#21834;!?br />
    ?#21834;?#33086;气不好的殷泽,要开始脾气不好了。

    魄月心中无比失望。原以为可以?#20040;飼魄?#26395;月峰藏了?#30007;?#27861;器,结果人家法器根本不屑见她,殊不知其实是?#25991;?#30333;施术蒙蔽了她的眼。

    “师父,徒儿看不到他们,还是走吧。”她面上委屈,心下在骂:魄月你快想办法啊,入了宝?#21073;?#23682;能空手而回!

    “放心,师父给你一点功力,你就能瞧见了。”

    呵,本使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我就知道,师父最疼我了。”她转忧为喜,甜甜地说。

    殷泽唾弃。“这女人换了个身子,哄男?#35828;?#29980;言蜜语倒是一点都没变。”

    ?#25991;?#30333;没理他,始终抿着温润俊朗的笑容。“来,把眼睛闭上。”

    魄月知道跟上回一样,立即心喜地闭上眼,等着他把功力奉上。

    ?#25991;?#30333;捧起她的脸,先亲亲她的左眼,再亲亲她的右眼。

    殷泽再度唾弃。?#20843;?#34394;情假意,你睁眼说瞎话,两?#35828;?#20063;挺相配。”

    ?#25991;?#30333;弹指在她眉心打入一道光后,便轻道:“可以睁开眼了。”

    得了他的应允,魄月睁开双目,?#20160;?#36824;是一片黑的地方,这回?#30913;?#21015;着各种散发出莹光的法器,使得四周大亮。

    她心喜,却在瞥见一旁的黑衣男子时,煞时?#25104;?#21095;变。

    “啊!”

    噬魔剑!

    魔族最畏惧的剑中之王,他的戾气能克化妖魔之气。

    他的威力有多可怕,魄月最明白。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双色球必胜投注技巧 25选7奖池 网球图片 没本钱如何赚钱买房 星空棋牌官网送88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4串1 uc彩票游戏 福彩25选5中奖规则 双彩网排列三走势图 彩票投注网站源码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