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阳光晴子掌勺小秀女 第二章 隐藏锋芒不出头

掌勺小秀女 第二章 隐藏锋芒不出头

作者:阳光晴子书名:掌勺小秀女类别:言情小说
    天空蔚蓝,夏风微暖,赏花宴这天终于来到。

    御花园里各式名贵的奇花异草,花团锦簇,富贵逼人,吸引秀女们及受邀前来的高官夫人们驻足观赏,居中的碧湖盛开的莲池也是今日主要的赏景处,宫人们沿着湖四周设置了罗纱帐,让一干秀女夫人们坐下小憩兼赏花,湖旁还设置一个表演舞台,对面的亭台上则坐着雍容华贵的秦太后。

    灿烂阳光中,花型饱满的莲花在绿叶衬托下,莲池呈现一片粉绿花海。

    孟书雅正在弹琴,张扬美艳的神态,搭配悠扬琴声,不得不说人美、琴艺也好,甚至比早她表演的孟诗雅来说丝毫不逊色,不意外的,一曲结束后赢得不少掌声及秦太后的赞赏。

    孟书雅巧笑倩兮的回座,孟诗雅对她一笑,但笑意可未达眼底,以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冷冷声音道:“妳似乎忘?#22235;?#20146;的交代。”

    “妹妹不敢。”孟书雅也以同等音量回答,眼神微微惶恐。

    她在相府中,一直是嫡姊的跟班,私下承受了她不少欺压、指使,此?#25991;?#36319;着进宫选秀,她也有自己的打算,这是她此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只要能入贵人眼,她就能攀高枝,赢过嫡姊。

    孟诗雅嘴角微勾,眼神迅速闪过一抹轻蔑,“不敢?给妳机会跟着进宫选秀,可没有真的要让妳入贵人眼,而是要陪衬我。”

    右相府子嗣单薄,仅有二房有一男丁,大房目前无子,她想进宫为妃嫔,将来也好为大房撑腰,不然,二房有嫡子,日后,右相府的一切都将落在二房头上。

    孟书雅头垂低,强压着慢慢上涌的血气,她?#27604;?#26126;白自己的存在就是要衬托嫡姊的出色,但机会就在眼前,她想越过她,不想一直屈于嫡姊之下。

    两姊妹的低声交谈,坐在她们身后的孟乐雅没?#22411;?#21548;的欲望,也不打算加入,三姊妹台面上一回事,私底下又一回事,她看得很开。

    几位贵女争妍?#36153;?#30340;表演了琴棋书画后,终于等到孟乐雅上场。

    她本身就是个特殊的存在,因为特殊而备受关注,她的长相不是那?#32622;?#33395;大气,却是清秀?#20889;?#30528;甜美,尤其那双圆亮的黑白明眸,不笑时顾盼生辉,笑?#27604;?#24367;月,一张饱满的菱?#26410;劍?#31881;嫩如樱,像在诱人采撷。

    如此不张扬却动?#35828;?#23481;貌,?#30001;?#26159;承秦太后恩典进宫,除了殷如秀外,其他养尊处优的秀女多少心有妒意,言笑晏晏间,颇有默契的忽视她,然而,?#19997;?#35265;她起身,目光又齐齐往她身上聚集。

    在离碧湖远处有一座三层楼的亭阁,名为墨竹阁,在最高楼阁上方,纱帐微扬,由此眺望碧湖,仅能看到亭台处小小的人影及纱帐。

    “皇上。”

    楼阁内,姚光将洋人进贡的金属小圆筒恭敬的递给主子爷,再退后一步,低头伫立,不敢有太多表情,但眼角余光不时的往上飘,看着主子爷嘴角微扬,他心跳一阵快过一阵,抿紧嘴巴。

    傅言钦拨弄着?#22411;?#36828;镜的小圆筒,透过机关设计,?#26007;?#30340;事物恍若在前,他看到竹林之后,就是那片莲荷处处的碧湖、还有琉璃瓦及漆红柱的凉亭以及随风飘动的纱帐及柳条。

    傅言钦站的这个位置极好,他们前来的时间也掐得刚刚好,毕竟可是出动了暗卫,只是……姚光无奈的目光落到主子爷身上。

    堂堂天子这么偷窥,是有那么点轻浮不好,何况主子爷能读唇语,所以这不仅是偷窥而已,还是偷听,姚光忍着想伸手拉主子爷的冲动,心里又想骂孟乐雅,他的主子爷内敛风雅,俊美无双,有时温文优雅,有时冷厉摄人,但不管那一款皆同样夺人摄目,可只要事情有关她就不对劲了,连这种见不得光的事都做了。

    红颜祸水啊,古人诚不欺我。

    傅言钦看得专注,孟乐雅看来就如她做的点心一样,清香甘甜,引人垂涎,当年给他温暖的小包子真的长大了,他不禁微微一笑。

    “皇上,您是不是该回暖阁了?#20426;?#23002;光站在主子爷身后两步远的地方,估计孟乐雅应该表演完了,他硬着头皮上前一步提醒,不是不识相,而是桌上还有几堆如山高的奏折要处理,他可不能让主子爷熬夜伤身啊。

    傅言钦只是以眼角余光瞟他一眼,他吓得立即低头,不?#20197;?#22810;?#21834;?br />
    孟乐雅也是弹琴,表演平凡,毫不出挑,跟前一个弹琴弹得零零落落的殷如秀相比,她们俩肯定是敬陪末座。

    相对于其他秀女卖力表演,孟乐雅如?#20284;?#20961;的表演看在秦太后眼里实在有些不满,再?#30001;?#31206;佳音在一旁出言挑拨,“太后娘娘,孟三姑娘看来是不在乎这个事儿,有些敷衍啊。”

    “请太后娘娘见谅,三妹妹的心思都在别的方面,如此应付着实不该,但也是我这当姊姊的没有尽到督导责任,请太后责罚。”孟诗雅连忙离座,到太后跟前屈膝请罪。

    孟书雅也紧跟在身后一福,“请太后娘娘恕罪。”姊妹俩气她丢脸,但又不得不表现姊妹情深。

    孟乐雅无言,她是特意弹得平平的,别说曲子难?#35753;?#26377;,意境更是没半分表达,中间甚至还有点?#30446;?#32458;绊,就是不想引人注意,就连她表演时,有秀女们憋不住的?#25176;?#22768;,她是听见的,但她如此不成器不好吗?一定要她这么众所瞩目?

    秦太后雍容的面容微凝,这次欣赏闺秀才艺,自然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挑选优秀的闺秀充实皇帝的后宫外,若有其他适合的闺女,便帮也到议亲年纪的皇室宗亲定下姻缘,总之,肥水不落外人田。

    但孟乐雅的表演太过平淡,眼中也无企图,在这场合上,就成了应?#19969;?br />
    此时,秦太后身边一名嬷嬷倾身向前,轻声的贴近她耳畔,说了些?#21834;?br />
    秀女们都看向华嬷嬷,她是秦太后贴身伺候的老人了,与小厨房的?#38543;?#23351;特别交好,孟乐雅做的不少点心也到了她口中,更听了她不少事儿,对她的印象极好。

    秦太后经华嬷嬷提醒,这才想起孟乐雅是皇上特意藉由她下旨召进宫的,也因为在各方面并不出挑,身边并无人提到她,她竟忘了这特殊的存在。

    当时皇上的借口是什么?

    “听闻右相府二房庶出的孟乐雅是做点心的好手,在世家圈子中小有名气。”

    是了,别人不知,但她的皇儿对各式点心却是情有?#20048;樱?#36824;曾私下派人外寻,她还因此自责不是个尽责的母亲,想到此,她笑道:“?#21069;?#23478;忘了,妳是特例进的宫,还?#21069;?#23478;下的旨,没事,都起来吧。”

    孟家三姊妹暗松了口气,起身再屈膝一礼。

    秦太后看着孟乐雅,“进宫的日子可?#35270;?#20102;?#20426;?br />
    “?#24653;?#22826;后关心,臣女极为?#35270;Α!?#23391;乐?#26049;?#24230;?#27427;瘛?br />
    “那便好,妳又要练厨艺又要上课,也是?#37327;啵?#36825;会儿还有其他秀女要表演,?#20154;?#26085;再召妳到哀家跟前说说?#21834;!?#31206;太后说完这话,便让孟家三姊妹回座。

    孟乐雅在回座前,还特地向华嬷嬷微微点头,?#24653;?#22905;刚刚替自?#33322;?#22260;。

    下一名秀女接着上场表演,气氛重新炒热。

    但墨竹阁这边,傅言钦依依不舍的将望远镜放下,目光仍看着窗外那处亭台所在。

    孟乐雅的琴声,因两方距离颇远,他自是听不清楚,但那指法……透过望远镜他看得很清楚,十指纤纤,中间特意的几处停顿,?#19978;?#32780;知,琴音磕绊不顺是必然,这是有意为之,还是她的琴艺真的只有半桶水?

    一片静谧中,姚光也不敢打断主子爷的?#20102;肌?br />
    “私下查探,她似乎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他声音淡淡的。

    姚光很清楚那个“她”指的是谁,但这有需要查吗?他可是宫里的老人,看的事儿怎么会少?当下?#22402;?#36523;道:“皇上,她特例进宫,自然备受关注。”

    傅言钦一道目光再瞟向他,这次可不是温文的目光,而是带着点冷意。

    “是,是,奴才马上派人去查。”他暗暗拭?#32654;?#27735;。

    傅言钦回头又望了他一眼,这一眼看似平静无波,但姚光的小?#27597;?#21364;是又往上提了提,颤了颤。

    傅言钦沉默一会儿,才道:“那丫头做了一些?#30418;以?#39292;干』?#20426;?br />
    来了!姚光顿时成了一张苦瓜脸,硬着头皮说:“是,可真的就一些,厨房里的嬷嬷们要去了大半,奴才?#25165;?#30340;人?#36824;?#30528;当场拆开,要看饼干里的字句,没能完好的转送到奴?#25856;?#19978;。”

    “都没了?#20426;?br />
    这三个字轻飘飘的,姚光吞咽了一口口水。“只有孟三姑娘身上的荷包里还有三个,依往例,是?#23252;?#24102;着送?#35828;模?#20294;皇上又不许奴才用偷的。”姚光愈说愈小声,话里的委屈小小的透露出来。

    怎么能偷?他是明君,跟梁上君子哪能扯上半点边儿?傅言钦给了姚光一个警告眼神。

    姚光马上?#36865;?#36330;下,“奴才绝对不冲动,就算为了满足主子爷心里最深处的渴望,也绝不会动手去偷,奴才发誓。”语毕,还高举起右手。

    瞧主子爷又瞪他一眼,姚光嘿嘿的笑了,将手慢慢放下来。

    傅言钦?#23391;?#24819;,这样拐弯抹角的实在?#26377;模?#20182;想见她了,他想出现在她身边,他已经无法满足?#23545;?#30340;看着她,他想再靠近她一点。

    回到御书房,傅言钦坐在几案后握笔批阅奏折,姚光守在一旁伺候,蓦地,姚光听到些声响,放轻脚步出去,又很快回来。

    “皇上,太后来了,身边还跟着秦大姑娘。”姚光?#36924;?#25253;马?#23567;?br />
    傅言钦蹙眉,按下心中不?#20572;?#32780;这不耐自然是针对秦佳音。

    他一摆手,姚光就识相的?#35828;?#19968;旁,同时,秦太后的身影已出现在门口。

    他起身相迎,温和道:“母后怎么过来了?赏花宴结束了?#20426;?br />
    “结束了,出挑的不少,待来日大选,哀家看看皇帝是否具慧眼了。”

    雍容华贵的秦太后在秦佳音的搀扶下,于花梨木椅坐下,微微一笑,“皇帝坐吧。?#27604;?#21518;看向站在身旁的秦佳音,还有华嬷嬷捧在手上的一株含苞待放的兰花。

    秦佳音接收到太后的目光,立即上前欠身一礼,“皇帝哥哥,这一盆是佳音在家时亲自照料的君子兰,知道这几日是花期,便让家人送来,转送皇帝哥哥,盼在忙于国事之时,有兰香为伴。”秦佳音说得羞涩,一张粉脸也羞答答的。

    她聪慧早熟,从小对傅言钦便有另样心思,本该叫他一声“表哥?#20445;?#20294;刻意亲密的?#23567;?#30343;帝哥哥?#20445;?#23478;人不是没纠正过,但她仗着年纪小不肯改,这么多年下来,众人也听习惯,无人再去提适不适合一事。

    “?#21069;。?#36175;花宴一结束,佳音就急着求上哀家。”秦太后笑得温?#20572;?#22768;音也是一贯的平和。

    姚光静静的在心里为秦佳音哀悼,胆儿是愈来愈肥,竟连太后都利用了,还愚蠢的没有察觉到太后的语气是没半点真心的愉悦,笨啊。

    “表妹有心了。?#22791;?#35328;钦以眼示意姚光过去接手。

    姚光走过去,接过华嬷嬷手上的花盆,放在几案旁的窗台,看来确实添了几分风雅,傅言钦自是赞美几句,秦佳音脸上的酡红更添了一层。

    “佳音,哀家有话要跟皇上说。”秦太后突然开口。

    秦佳音一愣,有些依依不舍的再看俊朗的皇上一眼,这才姿势端正的?#27427;?#36864;了出去,随侍的姚光及太后身边的华嬷嬷也屈膝一礼,退了下去。

    书房里,仅有帝王母子?#26469;Α?br />
    秦太后看着充满王者气息的儿子,这些年的官场淬炼,若不特别收敛,帝王威仪尽现,她想了想,“皇上?#38405;?#23391;家三姑娘是不是有特别的打算?#20426;?br />
    “母后多心了。?#22791;?#35328;钦面不改色的撒?#36873;?br />
    “就算母后多心吧,皇上要记得她只是庶女,要封个昭仪、美人什么的,哀?#21494;?#38543;皇帝,可再高的,她身分摆在那里,皇帝心里?#20204;?#26970;。”这是丑话说在前头。

    傅言钦看着秦太后,“儿臣目前对她倒没有母后所想的那?#20013;?#24605;。”

    “哦?#20426;?#22905;的确意外,这孩子天生冷情,虽?#36824;?#20107;繁忙,但与他同年纪的皇族子弟成亲的、有孩子的都不少,就算几个没成亲,屋里也有几房妾?#19968;?#36890;房丫头,她先前也有为他?#25165;?#20282;候的宫女,但他连碰也没碰一下,只说习武健身与处理国事占住他太多心神,他直言无暇也没兴趣。

    但此时为了一个做点心而小有名气的世家庶女开口拜托她,现在却说没?#20999;?#24605;?

    当时,他?#22253;?#21507;点心一事圆过了,但她?#24352;?#20154;去查?#20351;?#20174;孟乐雅进宫后,皇帝就开恩让她可以到负责秀女?#25856;?#30340;厨房去练手艺,而且借的还是她这太后的名义,说她嗜吃点心,对孟乐雅惜才,不乐见其因选秀而荒废手艺,特开此例,若有任何食材所需,必满足之。

    不过孟乐雅至今仍不清楚进宫前后发生在她身上的事,这才让她这当母后的更为上心,继而前来询问。

    他们母子感情还算亲近,因而,她也没向皇帝隐瞒她让人去查的这些事,说清楚后,她便要一个解释。“既然皇帝对孟三姑娘没有那种想法,为何要做得这么隐晦?#20426;?br />
    傅言钦沉默一会儿才出声,“母后一定不曾忘?#30631;?#24180;前的事吧。”

    秦太后一愣,诧异的看着他,“母后如?#25991;?#24536;?每每想起便是余悸犹存,幸好当时右相寻到了皇帝。”也是因这件事,孟家要多一?#36824;?#22899;入宫,她也点头。

    当年幼帝外出失踪,兹?#32511;?#22823;,知情的只有她这母后、摄政王及几位要臣,宫内外都封锁消息,直至几日后寻回皇上,也是私下奖励右相府。

    当年失踪的前因后果,因事?#23252;?#25919;王,当?#22791;?#35328;钦又不够强大,只能含糊交代,说是一离宫就遭人追杀,为求生不得不将身上华服与一乞儿交换,后来在大街上,看到右相府徽记的马车,才拦车现身,辗转回到宫?#23567;?br />
    “其实当年的真相,儿臣隐瞒了部分。”

    傅言钦将真实情况描述,增加的就是孟乐雅的那一段,但他仍隐瞒一句关键的娶妻之诺,向母后解释当初隐瞒的缘由。

    “当时皇叔?#31354;?#21491;相亦是权臣,由他?#19968;?#20799;臣,皇叔再愤怒,也不?#21494;?#20182;丝毫,但孟三只是个小泵娘,还是庶出,那时皇叔的手下查到我与乞儿换装一事后,京城内外不知死了多少无?#35745;?#20799;,?#20197;?#23703;全是染血尸身,若让皇叔知道是她一个小泵娘把我弄干净,带我上了相府马车,逃离?#20999;?#26432;手的眼睛,母后认为以他的冷血残暴会饶了她?#20426;?br />
    不会!连至亲都会设陷残杀之人,又怎会在乎一个小泵娘的?#24742;?#21253;甭提是因为这个小泵娘的善心坏了他的大局,挡了他的帝王?#32602;吧?#37117;会!

    室内陷入一阵静默,秦太后的脑海浮?#32622;?#20048;雅弹琴时的模样,此时再想到她,觉得差强人意的琴艺也变得可爱,那相貌极佳的少女竟然是皇帝的?#35753;?#24681;人。

    “那三块甜糕充了饥也暖了儿臣的心,自此,儿臣才爱上点心,多次曾想过要御膳房或姚光去宫外找些相似的糕点,但怎么吃都没有她做的好吃。?#22791;?#35328;钦直视着秦太后,“儿臣向母后坦白,她的那一道点心,儿臣的?#20961;?#20102;七年多。”

    秦太后想想这些事,顿时明白,“所以,当选秀名单送上来时,没有她,皇帝才动?#22235;睿俊?br />
    他微微一笑,“是,儿臣是想再吃她做的点心,然而,进宫为秀女并不一定得成为儿臣的枕边人,只是让她有入宫的机会,也许成为女官,也是给她一个恩典,算是报答她当年的恩情。”

    秦太后明白的点点头,心里也松了口气,“只是,哀家有疑惑,既然?#30007;哪?#24565;她的点心多年,为何她进宫一个多月,也没差她做点心送给皇帝吃?#20426;?br />
    他摇摇头,“她已因母后成为特例,若是儿臣再公然让她做点?#27597;?#26389;吃,母后认为孟三姑娘在宫中的日子还能像现在这样自由吗?不说别人,就连佳音表妹也只能暗地里托人送吃食给朕不是?#20426;?#27809;说的是,暗地里,他?#36175;低?#21697;尝不少点心了。

    秦太后拧眉,也是,秦佳音对后位势在必得,生得明艳,看似识礼却个?#36234;?#32437;,若知?#28866;?#19977;姑娘入了皇帝的眼,私下肯定会找她碴,甚至联合其他秀女孤立。

    秦家虽是她的娘家,但近年来,秦家结党营私,野心渐大,她看在眼里已生反感,并不乐见未来的皇后出?#38405;?#23478;。

    见她沉默,傅言钦又道:“母后,儿臣让孟三姑娘进宫,是知道她对点心的执着与热爱,宫里收藏不少点心书籍,儿臣特意让人抄写几本放在厨房,让她自由取阅,她最近也捣鼓着?#20999;?#31192;方,做得很快乐。”

    这些都是姚光跟他说的,若是可能,他也想亲眼去看看,想到这里,他嘴角扬起一道笑意,“儿臣希望她在宫里的日子快乐便好,过多的关注只会害了她,毕竟,同是右相所出的两个姊姊,与她并无太多姊?#20204;?#24773;。”关于孟乐雅的事,他前后派人探查不少,知她甚深。

    秦太后目光幽深的看着皇帝,她没想到一向对女子寡情的儿子竟然对孟乐雅了解甚多,还设想那么多,她突然有些不安,皇帝不近女色,自然也不曾在情爱中开?#24076;?#36825;些举动在她看来,?#36874;?#24806;记几块糕点之事,毕竟,当年遭难的幼帝已是十二岁的少年。

    不过,小泵娘刚刚在才艺表演时,并没有在她面前挣得好印象的做法,似乎对皇上也无那方面的心思,但皇帝若为了报答?#35753;?#20043;恩,想将她封后,自己虽然没立场反对,但孟三庶女的身分摆在那里……

    罢了,先看看小泵娘的?#30007;?#19982;态度,也许自己根本是庸人自?#25319;?br />
    秦太后再与皇帝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一出殿外,见秦佳音竟还候在亭台,不禁有点头疼,还是身旁的华嬷嬷懂得察言观色,看着另一名管事宫女,“妳去跟秦姑娘说,这一日看表演下来,太后乏了,有空再召她见面说?#21834;!?br />
    宫女快步过去,但秦佳音根本不听宫女说什么话,她?#20004;?#30340;直接越过宫女来到太后面前一福,眼神发亮的看着太后,“?#20351;?#27597;,皇帝哥哥可有说我什么吗?#20426;?br />
    “说妳有心,佳音,哀家有些累,妳?#19981;?#21435;休息吧。”

    “呃,是。”秦佳音有些不?#31119;?#20294;也不敢?#20204;?#22826;后生气,屈膝一礼,目送秦太后一行人离开。

    秦太后想到皇帝对秦佳音及孟乐雅的不同态度,摇摇头,算了,不去想了。

    虽然想得开,但年纪有了,这些日子秦太后每每忆及皇帝的?#20999;?#35805;,说到孟乐雅时,双眸点点如星光的璀亮眼神,她便莫名?#21507;輳?#36830;带的,连胃口都被影响了。

    傅言钦知道了,还前往宁和宫关心。

    秦太后仅说,“不过是天气转热而已,皇帝日理万机,朝堂事重,快去忙吧。”

    傅言钦眼?#23376;?#25273;愧?#20301;?#36807;,再三?#24895;?#23467;人们好好伺候,才离去。

    这一日天未亮,孟乐雅熟?#25856;?#36335;的来到小厨房,先跟一屋子的熟面孔打招呼后,注意到最常跟她说话的?#38543;宙置?#26469;,不禁问了另一个与她交好的叶嬷嬷。

    “肯定是睡晚了,不用担心。”

    孟乐雅放了心,开始要动手做点心时,就看到?#38543;?#23351;快步跑进来,向她笑了笑,跟厨房里的人边调侃边忙活,好不容?#23376;?#26102;间小歇,?#38543;?#23351;才端了杯茶走向孟乐雅?#26469;?#30340;灶台,喝口茶,看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嬷嬷。”孟乐雅一边问一边将手里的面团剥成一小块,再以擀面棍推平。

    ?#38543;?#23351;想了想,还是开口,“近来天气渐渐炎热,太后一日日益发没胃口,御膳房?#21069;?#23376;人肠枯思竭的变花样儿,太后仍没尝上几口就不用了。”她叹了一声,“华嬷嬷跟我一向交好,这两日看她愁眉不展我也担心,晚上就睡不好,今日差点爬不起来了。”

    “太?#30342;?#20040;说?#20426;?br />
    “太医想开一帖开?#24178;ⅲ?#20294;太后拒绝了,说她年纪大,身体状况多,每天?#24525;?#27748;水水的补汤已经够多,吃少就吃少,也不在意,但华嬷嬷是奴才,主子万一有什么状况,就是奴才没尽责、没伺候好主子,届时,皇上怪罪下来,被惩治的还是奴才啊。”

    赏花宴上,孟乐雅表现笨拙引来闲言闲语,就是华嬷嬷替她解的围,这个人情她也是该还的,不过,看到?#38543;?#23351;期待的神情,她心里有底,?#38543;?#23351;应是特别来说给她听的,她嫣然一笑,“我有几个消暑开胃的点心食谱,回头我写着送来,请?#38543;?#23351;送去给华嬷嬷,若是华嬷嬷不?#24736;?#21487;送至御膳房试试。”

    皇上及秦太后的吃食都是御膳房一手包办,她可不敢抢人饭碗。

    “唉呀,姑娘该说是聪明还是笨?自己挽袖子亲手做,万一入了太后眼,往皇?#22799;?#20799;说上一说,指不定就是未来后宫的娘娘了。”?#38543;?#23351;这么一说,?#20013;?#20102;另一个底,“太后胃口欠佳一事,其实是不能对外说的,就担心秀女们想尽办法的弄了些吃食送到太后那里,或是秀女身后的家族寻各种名义巴结,太后喜静,不?#22836;?#24212;付?#20999;?#20154;啊。”

    “那嬷嬷还跟我说。”孟乐雅?#20184;?#19968;笑,完成擀面的动作,在一旁?#30343;鄭?#25343;干布擦拭。

    “姑娘不一样啊,妳本来就是太后施了恩典才进宫,妳做点?#27597;?#22826;后吃,顺理成章。”?#38543;?#23351;理?#36924;?#22766;的拍拍她的手,笑得眼儿弯弯,“后宫的女人啊,得宠与不得宠,犹如天与地,咱们皇上不好女色,妳若入了太后的眼,又有一手好手艺,性善人美,皇上?#20013;?#39034;,姑娘肯定受疼宠的。”

    原来……她还想着嬷嬷为何要特地传这?#26029;ⅲ?#20294;她不想?#24822;?#23456;啊,迟疑一下还是说了,“嬷嬷,我老实说了,?#33402;?#19981;想出风头,所以食谱交给华嬷嬷后还?#20204;?#22905;替我隐瞒,乐雅万?#25351;?#35874;。”说完,她还煞有其事的行个礼。

    ?#38543;?#23351;见她一脸认真,仍不死心,又殷勤劝了好一会儿,说了好些话,最后也只能无奈的点头应下。

    一过午后,算准秦太后应该在午憩,?#38543;?#23351;就拿了孟乐雅给她的食谱送去给华嬷嬷,也将她低调的请求说了。

    宫殿外的长廊上,华嬷嬷低头看着那几张食谱,一手簪花小楷堪称雅致,以食谱上的食材及做法看来,这些点心尝起来应是酸酸甜甜的口味,想到方?#30460;?#33203;太后也吃得少,华嬷嬷随即唤了另一名宫女,让她将食谱送去御膳房。

    “孟三姑娘的字写得真好,我说她琴棋书画肯定也好,她却说不是,老太婆觉得她的手艺如此突出,若是当年没有失忆,肯定能成为京城第一才女。”?#38543;?#23351;顿了顿,告诉华嬷嬷,“妳知道我将这句跟她说,她竟然回答我,也许就是因为失忆,她的点心手艺才能如此厉害,毕竟能专心的做一件事,不要说能做到最好,但肯定是不差的,妳说这是不是就是一种智慧啊?#20426;?br />
    华嬷?#32622;?#30333;她在替孟乐雅说好话,微笑道:“的确是一种智慧,也说明她是衡量过,才要隐瞒那事儿,妳就不必替她担心了,每个人有每个?#35828;脑?#21270;,何况,太后是什么人?宫里的大小事,能瞒过她眼皮下的少之又少。”

    也是,?#38543;?#23351;发觉自己想太多,又说了些讨好的话,便离开了。

    午憩后,秦太后起身,左相府的秦太夫人与右相府的大夫人?#20204;?#19981;巧的同时进宫来,两方都是送来开胃的吃食及补品。

    两人向秦太后恭敬的?#27427;瘢俺几景?#35265;太后,太后万福。”

    “不必多礼,来人,看座?#31570;琛!?#31206;太后看两人坐下,宫女端上茶盏后才开口,“哀家身子并无大碍,劳妳们费心了。”

    华嬷嬷在一旁伺候,见秦太后虽神态温?#20572;?#20294;从一些细微处还是可以看出秦太后并不高兴,也是,有些消息明明严令不得外传,有?#35828;?#28040;息就特别灵通。

    秦太夫人与右相府的大夫人魏氏都是人精,看出太后兴致不高,魏氏没有多待,说了几句关切之语,便先离开。

    倒是秦太夫人,虽说太后也得喊她一声“母亲?#20445;?#20294;因是继室,非秦太后生母,感情总隔了一层,太后倒是与同母所出的兄长秦凯情分重些。

    秦太夫人年?#36864;?#22823;,却保养得极好,“佳音给了家里消息,说极受妳这?#20351;?#22993;的疼爱,她很开心,这样很好,咱们秦家的荣华能不能?#26377;?#19979;去,就是妳们……”

    老人家叨叨絮絮的说了好一会儿,仍没听到秦太后松口给个肯定的答?#31119;?#26368;后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的?#27427;?#31163;去。

    “唉,都是心大、不安分的。”秦太后叹了一声,感慨的摇头,尤其是自家人最让她心寒,只会时不时拿家族荣华来对她施压。

    华嬷嬷安抚几句,看了桌上早已冷掉的茶点,示意宫人撤下后,?#24895;?#20877;送新的茶点上来。

    “太后,待会儿吃点东西吧,您午膳吃得少,也该饿了。”她温声道。

    秦太后意兴阑珊的摇摇头,大大小小那么多?#25215;?#20107;,她哪有心情吃?

    此时一名宫女提了食盒进来,向秦太后恭敬?#27427;瘢?#38543;即将食盒放上桌,端出里面的两盘小点心再?#35828;?#19968;旁。

    “这是什么?#20426;?#31206;太后好奇的看着盘上的新茶点,一款外型犹如盛开的?#20498;澹?#19968;款则是两层式点心,上面一层为透明果?#24120;?#19979;一层是糕点,?#20498;?#33457;瓣可以一瓣一瓣拆着吃,两样就外观看来?#24049;?#26032;奇。

    华嬷嬷伺候着太后尝鲜,一边告知内容物及做法,这自然都是孟乐雅食谱上所写的。

    秦太后一入口,眼睛一亮,口?#31471;?#29980;清新,她接过华嬷嬷手上的温茶,喝了一口,再尝另一样糕点,竟意外的松软好吃,还带?#35828;?#28129;淡梅子酸。

    华嬷嬷见秦太后眼角带笑,还有种意犹未尽的神态,明白她是满意的。

    秦太后何止满意,两样茶点吃下去不久,竟然有了想?#36828;?#35199;的欲望,她好奇的问:“这么新奇的点心不像是御膳房的手艺,是哪方人士提供的?#20426;?br />
    华嬷嬷看着在两旁站立伺候的宫人,示意她们都退下去,才笑着回答,“奴婢就知道瞒不过太后。”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21578;?#36947;来。

    “那丫头不愿出风头,还要妳们代为隐瞒我这老婆子?#20426;?#31206;太后顿了顿,想到上回的才艺表演,这孩子难道真没有当后妃的野心?

    盛夏时节日日艳阳高照,将皇宫殿宇照亮得让人睁不开眼,随意走动皆是汗流浃?#22330;?br />
    换穿夏装粉白裙服的秀女们日子仍一日复一日,过得极为规律,而所有课程中,最让她们觉得煎熬的,就属巫嬷嬷的课,这位年约五旬的教习嬷嬷通身派头十足,相貌?#32420;啵?#34892;事古板严谨,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19969;?br />
    秀女们大多出身名门,多是天之骄女,但对上她也只能一脸谦恭,尽避有人避之唯恐不及,但也有人私底下有巴结之心,如秦佳音知道她特别宝贝一只声带受伤,不会叫的黑毛小?#22530;ǎ?#36824;特别差人准备猫食,奈何巫嬷嬷拒收,油盐不进。

    此时大堂内,巫嬷嬷正教授秀女们仪态,她一把竹尺在手,看着个个站得笔直的秀女,调整她们的站姿及走路的姿态,堂外时不时响起夏蝉唧唧的大合唱。

    ?#30333;?#26102;左右腿的幅度要小。”

    “双手交握腹部,再上去一点。”

    “半屈膝,双手扶在左膝。”

    “抬头挺胸,动作不慌,优雅,不行,再来。”

    孟乐雅、殷如秀与其他秀女一样,姿态稍有不对,老嬷?#30452;?#25343;竹尺在错误的地?#35282;?#25293;两下,若有人稍微松?#31119;?#20063;有一样的待遇。

    好在孟乐雅爱下厨,站立时间多,殷如秀长期练武,体力非一般,两人被纠正的机会少。

    但其他公侯府邸的姑娘们都娇?#34074;?#30340;,能坐就不站,能有轿子就不走?#32602;?#20010;个是苦不堪言,腿脚发酸胀痛不说,更甭提这炎炎夏日,就算大堂里准备不少冰盆,但夏风拂来,热呼呼的,秀女们香汗淋漓,头发微湿,额上冒汗,有时一个?#27427;?#21160;作就得维?#33267;?#21051;?#27185;?#26681;本折腾人。

    “在宫中,一个典礼要同个姿势站上一两个时辰是常有的事,行走跪拜,都是体力活,姿势愈正?#32602;?#22993;娘们才能少吃点苦头。”巫嬷嬷一边与其他教习嬷嬷来回?#37096;?#30528;愈加狼狈的秀女们一边说:“表情要放松,狰狞着算什么?宫里来往的多是贵人,不能冲撞。”

    这堂课就是个体力活,脸上要维持好看的神态根本为难人,待到这堂课结束,筋疲力竭的秀女们都是先回房,叫宫女伺候沐浴再帮忙揉揉发酸胀痛的双?#21462;?br />
    而体力甚佳的殷如秀却是扯着孟乐雅往湖畔走,她就不懂房里有什么好待的?不是更热吗?

    “?#20999;?#20154;真是娇?#34074;危?#31449;没多久就软趴?#20426;!?#27575;如秀受不?#35828;?#25209;评一句,眼睛突地灵活一转,轻咳一声,“对了,乐乐,妳上回那个?#20197;?#39292;干还?#26032;穡俊?#33258;来熟的殷如秀?#24736;?#20048;雅绕口,喊她“乐乐”说是亲?#23567;?br />
    “上回给妳十个,妳吃完了?#20426;?#22905;还特别交代一天吃一块,这不过才三天而已?

    自从那次亭台谈论梦想后,殷如秀就跟她熟稔起来,见面总不忘蹭?#23500;?#21507;的,若不是专门负责秀女?#25856;?#30340;厨房有人?#31528;?#31649;,不得任意进入,殷如秀都想陪她进小厨房忙活了。

    殷如秀低垂着头,看来有些丧气,两人相处的时间长,她已经猜到孟乐雅要说什么。

    “妳不是答应我一天只吃一个吗?毕竟是甜食,妳胃口又不小。”孟乐雅很委婉的瞟了她粉白宫装下的腰围一眼。

    殷如秀倒是大方的捏捏腰间微绷凸出的一块腰内肉,吐?#24459;?#22836;,“我知道,我有点小胖了,那不是没时间好好练功夫的缘?#20107;錚?#19981;然,我以前在?#39029;?#24471;更多,打几个拳就消化了。”她也很无奈好吗,武将家的女汉子要她静静的学东学西,能耗多少体能?

    殷如秀实在是个没心机的人,她的委屈全写在脸上,让孟乐雅是又好气又好笑,低头?#38605;?#21253;里拿出两块?#20197;?#39292;干递给她。

    殷如秀开心的放进自己腰间的大荷包,宝贝的轻轻拍了拍。

    “明天才可以吃。”孟乐雅半开玩笑的规定。

    她也半开玩笑的含笑施礼,“?#24653;唬?#19968;定不贪多。”吃货最开心的就是有好东西可吃。

    两人边聊边往另一边亭子走,突然看到两名宫女跑过去,她们顺着望过去,这才发现宫女们追的是一只全身黑噜噜、胖嘟嘟的小?#22530;ǎ?#29483;咪被挡了?#32602;?#26397;着一名宫女?#36153;?#21671;嘴的,转个圈,很快往另一边竹林跑去,两个宫女急着追在后头。

    “那不是巫嬷嬷的哑巴爱猫吗?#20426;?#27575;如秀说。

    巫嬷嬷是个?#32420;?#30340;人,却养了一只不会叫的小黑猫,取了个“小黑?#20426;?#30340;名,刚听说时,她们都觉得不可信,但在宫中这段时间还真让她们见过?#23500;兀?#24043;嬷?#30452;?#30528;浑身黑?#20857;?#30340;小?#22530;ǎ?#37027;画面特别逗趣,因那只猫全身上下,只有那双圆滚滚、湿漉漉的眼睛见得到一丁点的白色,若牠闭上眼,还以为嬷?#21482;?#37324;是块黑?#20857;?#30340;一团布?#22799;亍?br />
    巫嬷?#32622;?#26377;成亲,孤?#22812;?#20154;,虽然养这只猫为伴,却没怎么拘着牠,让牠随意跑着,由两个小爆女帮忙?#22402;耍?#32780;小?#22530;?#26174;然很不受控。

    突然,殷如秀拉着她快步的往另一边的亭台走,“快,快。”

    “怎么了?#20426;?br />
    “蹲下来,再过来一点,站树影后,好了,看过去。”殷如秀将娇小孅细的好?#20011;?#26469;?#24230;?#30340;藏妥位置,一脸神秘的指了指对面一处青石小径上,一个高大挺拔的明黄色身影,身旁落后半步的竟然是秦佳音,他们两人身后跟了一个高大略胖的年轻太监及一名宫女。

    距离其实有些远,从她们这边看过去,只能看到他们模糊的侧?#22330;?br />
    “瞧见没?皇上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吧,说真的,我可一点都不想被选上,这不提醒自己长得比一个男人还不如,还得天天看着,我这不天天虐心吗!”殷如秀说得悲惨,还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的上下拜托起菩萨来了。

    孟乐雅差点笑了出来,“妳这样想,妳家人知道吗?#20426;?#22905;很努力的看着?#23545;?#30340;帝王,仅能看出他鼻子很挺,侧脸的线条不错,可再要细瞧五官就难了。

    不过也许是本来就知道秦佳音的模样,隔这么远,她竟都能看到她笑得温柔的虚假样。

    “知道啊,但不进宫就是?#22993;?#25152;以无奈的让我来了,唉呀,糟了,是不是对上眼了?皇上朝我们这边看过来了耶,头低下,快!”殷如秀自己捂着脸,一手不忘压下孟乐雅的头。

    孟乐雅哪有看到,在意识到男人转头要看向她们这边时,殷如秀就压下她的头,她根本没看见,这会儿头更是垂得低低的。

    在水?#35835;?#19968;边。

    傅言钦一身龙袍,那张诱人美色正转向亭台的方向,目光微瞇。

    “皇帝哥哥看什么呢?#20426;?#31206;佳音也跟着看过去,但天气炎热,阳光炽烈,到处都亮?#20301;?#30340;刺眼,她也没看到什么特别的景致或是人。

    她好不容易找个借口,以想看?#27492;?#36827;御书房那盆君子兰来接近皇上,没想到,皇上却说要出来走走,她本来是想跟他?#26469;?#30340;。

    “没什么。?#22791;?#35328;钦目光从湖对面枝叶遮掩的亭台某处收了回来,嘴角微微一勾,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

    她在偷?#27492;?#21527;?他不由得将腰?#36865;?#24471;更直,抬头挺胸,举步优雅。

    练武的人视力极佳,不仅是傅言钦,连身后的姚光都看到藏身在亭台内的是孟乐雅,这一看,姚光?#20302;?#30340;往右横走两步,看向前方昂首漫步的主子爷,?#39047;亲?#35282;微勾,眼神温柔,将落后半步的秦佳音迷得七荤八素,他忍不住双手合十,替秦佳音默哀,一边心里?#27490;荊?#22905;没读书吗?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