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可乐总编的狐狸作家 第十二章

总编的狐狸作家 第十二章

作者:可乐书名:总编的狐狸作家类别:言情小说
    【第八章】

    要说魅惑的功力,余若骋还略胜她一筹,一个眼神,轻轻松松就让她臣服,她……果真是狐狸精之耻啊!

    房里旖旎甜腻的气息还没散尽,陶湘湘整个人极为放松,长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扫晃着。

    他看了看手机的时间,晚了。

    他起床准备到公司,秘书也把提醒讯息传来——

    下午两点,X视企划会议。

    陶湘湘看着他起身,一脸专注的盯着手机,伸手便抓住他的手问:“余若骋……你要去哪里?”

    “今天得进出版社。”

    继新推出的系列热卖后,最近又有剧组相中数套销售量惊人的作品,正积极与出版社讨论买版权的事。

    处在阅读的?#38382;?#19981;断改变的年代,文字作品的ip影视化、游戏、改编成为新的文学定义。

    余若骋如今是出版界龙头,但影视圈是他?#28216;?#28041;足的世界,要以创作品为武?#39749;?#25299;展,是高风险的投资,一个不小心,他便可能万劫不复。

    这些年来,陆续卖出版权的消息帮他推上事业巅峰,而他所走的每一步却始终如履薄冰,不敢松懈。

    陶湘湘知道他是个尽责勤奋的男人,否则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在这艰困的出版环境中挣出傲人的成绩。

    与他越亲密越了解他,她就越担心他,一如几世前,他仍是个穷秀才,为着仕途熬夜苦读,熬出了一身病躯,最后就算取得功名,为朝廷效命,没多久便如璀灿的烟花,绚烂过后便坠须。

    她在他身边陪着看着守护着的执念几乎已经侵入骨血,成为她的使命。

    “你应该多休息一会儿。”

    她半撑起身子,如瀑般的黑色发丝柔软的披垂在肩上,衬得她一张清灵出尘的脸庞越发妖媚诱人。

    余若骋庆幸已看惯她这模样,但仍会为她?#24202;?#29978;大的气质评动,幸好他可以完美的掌控备受考验的自制力。

    他摸摸她的嫩颊,软着嗓说:“我精神很好。倒是你……累坏了,多睡一会儿。”

    “没有你,?#20063;?#30561;。”

    她如?#31639;?#24949;懒懒的撒娇也算日常,越亲密她就越黏人,但还不至于到无理取闹的地步。

    他俯身啄了?#21738;?#24494;嘟起的嫩嘴,笑着警告。“再敢用障眼法藏我的公文包、?#27809;?#26415;让我以为自?#33322;?#20102;出版社,不采息的?#22836;?#23601;无时间限制的禁止。”

    有过那么?#22797;尾?#30693;?#25191;?#30340;事件,惹得余若骋发火后,陶湘湘根本不用他提醒,半点都不敢使小伎俩。

    多怕他会再误会、再因此不理她,陶湘湘裹着被子坐起身,猛晃手,黑溜溜的圆眸彷佛淌着随时会落下的水光。“?#20063;?#20250;再那么做!”

    瞧她紧张的模样,余若骋既心疼又好笑,语气越发柔软。“知道你乖。”

    他的话才落,突然响起的电铃声让他微微蹙起眉。“这个时间是谁?”

    最近因为采息兼双修,陶湘湘的法力比刚来到这个时空好上太多了,她闭上眼略感应,片刻便开口说:“一对?#25103;?#22971;和一个年轻的漂亮女人。”

    感应到年轻的漂亮女人,隐隐嗅闻到她身上清淡的香气,莫名的带给她久违的警戒?#23567;?br />
    “一对?#25103;?#22971;和一个年轻的漂亮女人?”余若骋不确定地重复,迅速着好装下楼去。

    陶湘湘原本想跟,却碍于自己的身分,她根本不可能光明正大出现在余若骋家里。

    这个认知让她心头?#21487;?#20037;违的惆怅与几乎要忘掉“本分?#34180;?br />
    她只是一只为了报恩而追随余若骋来到现世的狐狸精,报完恩后,待他的姻缘出现,她终是要离开的。

    想到这里,她曲起腿,将下颚搁在弓起的双膝上,兀自消沉又惆怅了好一会儿,直到捕捉到楼下传来、彷佛夹杂着笑语声,一种说不出的心羡、嫉?#35270;可?#24515;头。

    就因为她与余若骋相处的时间有限,无论是让她开心的、不开心的,她都想参与……只要是陪在他身边,她什么都可以承受!

    想到这一点,她迅速恢复原形,奔下楼。

    余若骋没想到,在国外定居的?#25913;?#20250;一声不响的回到台湾。

    自他展现企圆心要回到台湾打拚属于他的事业时,家中长?#27493;?#26159;以支持、不干涉为原则,任他大展拳脚。

    几个月?#20843;?#20986;了车祸、甚至经历过短暂失明一事,刻意瞒着家里,不让?#25913;?#20026;他担心。

    他没想到会在今日见到两老,心里不禁有些激动。

    “爸、妈,你们怎么……”

    似已料到儿子脸上会出现如此震惊的神情,余竟庸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你妈说好一阵子没看到儿子,想儿子了。”

    以往他会拨出时间回去见见?#25913;?#21450;家中长辈,但住院那段期间他耽搁太多公事,以致一直抽不出时间回家去。

    余若骋愧疚的揽了揽母亲的肩。“妈,抱歉,让你?#20146;?#36825;么久的飞机……”

    因为丈夫的影响,身为白人的余母中文说得可溜,她没好气的瞥了儿子一眼。“跟我客套什么?我跟你爸就当是旅行,再说也好些年没回来了,正巧可以去老家祠?#30473;?#25308;。”

    余若骋点点头,这才看到?#25913;?#36523;后还有个陌生的年轻女人,目光一对上她,她就巧笑倩兮,大大方方的与他打招呼。

    “嗨,余大哥你好。我叫若欢,杜若欢。”

    余若骋疏淡却有礼的朝她点头示意。“你好。”

    不待他提出疑问,余竟庸立即开口道:“若骋,这是你婶婶的?#23383;?#22899;,刚拿到MFA学位,跟我们同班机回来。知道我们会来见你,她就嚷着想跟你见见面。”

    他听说过美国有专门培养电影人才的学校,而MFA专业上多提供电影制作、编剧、导演及后期制作等课程。

    或许是生来外在条件优秀,余若骋从小便十分有女人?#25285;?#24403;中不乏积极热情,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

    这对把所有心思放在事业上的余若骋来说是一种困扰,因此面对这样的热情,他下意识便是用疏离却有礼的态度来应对。

    但不知为何,这个杜若欢的热情却让他不讨厌。

    他如实道:“我是做出版的,不懂电?#21834;!?br />
    “但余大哥可是台湾出版界的传奇,不只出版优秀的文字作品,还扩及ip影视化、游戏的改编,我听?#30340;?#21069;又有好几部作品准备售出电影版权……”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知道我的学习也包括编剧,正想着能不能?#30475;?#21733;您的关系,走走后门,引见一下前辈,好好讨教学?#21834;?br />
    听她滔滔不绝、毫不掩饰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余若骋很难把她当一般女人那样看待。

    他认真地思忖了片刻,正想开口,余母见两人聊得愉快,反客为主,“进屋子再?#27169;?#26485;在门口聊天成什么样呀?”

    经母亲提醒,余若骋这才连忙请人入内,见母亲走到厨房准备泡茶,他扬声制止。“妈,我还得进公司,下午有会要开,你们?#26085;?#20010;地方吃午餐,晚点我们再约。”

    余竟庸听儿子这么说当下就有了想法。“老婆,别泡茶了,找家餐厅,让儿子跟我们一起吃完午餐再进公?#23613;!?br />
    他这话一落下,一起吃午餐成了拍板定案的事,余若骋也是得吃午餐,虽然早了些,倒也没异议。

    他正想开口,突然听到杜若欢发出一声惊喜的高呼。“哥?#19981;?#29399;喔?什么品种的,像颗小雪球似的,也太可爱了吧!”

    余若骋循声望去,这才发现陶湘湘恢复原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脚边。

    余母发出一声疑惑,打趣问:“哟,转性了?你不是不养宠物?”

    现在还是不养,但没办法,谁叫陶湘湘的白狐原形看起来像还没长大的小奶狗。

    余若骋不自在的解释。“捡……捡到的。”

    “是喔!真的好可爱喔!”杜若欢边说边伸手想去抱牠。

    陶湘湘又不是真的宠物,看到余若骋以外的人,吓得跟什么似的,拚了命的黏在他的脚边转,最后小爪子巴着他的西装裤,啪?#25165;?#21862;就爬进他的怀抱里怕生的发抖。

    众人对这小奶狗黏人的?#20174;?#21863;啧称奇,余若骋却有些啼笑皆非,费了?#20040;?#30340;力气忍住笑才说:?#20843;?#27604;较怕生,不?#19981;?#38476;生人碰……”

    “是喔。”杜若欢露出好失望的表情。

    “给我五分钟,我?#21364;?#30005;话回出版社交代一下。”说着,他抱着那团雪?#33258;才?#30340;小身子走进书房。

    一进书房,他将门带上,才将陶湘湘搁在办公桌上,吩咐道:“?#39029;?#38376;了,你自己乖乖待着。”

    平时余若?#39029;?#38376;上班,她多半都是养息打坐,等到他下班才开始精彩的一夜。

    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但今天她敏锐地感受到陌生女人的气场,热情善良无害以及余若骋远比平常热络的?#20174;Γ?#22905;莫名感到不?#30149;?br />
    难道……他们之间的缘分将尽?

    想到这一点,陶湘湘内心煎熬了起来。

    余若骋?#22351;?#22905;是在撒娇,噙着包容的淡笑,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发顶便径自走了出去。

    陶湘湘瞪大圆眸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沮丧地趴在书桌上,身体因为心头不该翻腾的七情六欲,冷得直发抖。

    时间的流逝对陶湘湘来说?#36824;?#26159;眨眼瞬间的事,只有与余若骋在一起时,感觉才是真实的。

    当她从陷在失落、不安的情绪中?#31168;被?#36807;神,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才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

    今天,余若骋比平常的下班时间更晚,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想到这里,她一颗心没来由的提到胸口,正?#24597;业?#24819;着要不要出门去?#20843;?#26102;,开门声传来。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她一扫沮丧,不假思索的跃下书桌,奔出书房。

    只是她的脚步还没站定,便听到与早上相同的笑语声,不断的回荡冲击着耳膜,她猛地顿住脚步,心情跌落谷底地僵在原地。

    真的要结束了吗?

    余若骋刚停妥?#25285;?#20415;见杜若欢?#30001;?#36710;便死死捧着的那一迭书,笑问:“要帮你拿吗?”

    因为?#25913;?#30340;关系,他?#35780;?#35753;杜若欢跟着他回出版社,?#35328;?#20182;办公室看了大半天的书。

    杜若?#26029;?#26159;进了宝库似的,亢奋的情绪一直?#20013;?#21040;现在都没有消停。

    虽然被?#21040;?#32943;定,但余若骋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对自家出版社的出版品抱有这?#21019;?#30340;热忱,心里不免有些骄傲、有些感动。

    “不重不重,我可?#38405;?#24471;动。?#34987;?#33853;,杜若欢不确定的开口又问:“哥,你确定可以帮我引见剧组的编剧吗?”

    见她掩不住期待的急?#26657;?#20313;若骋有些莞尔的开口:“可以,?#36824;?#19981;确定明天是不是可以见上面。”

    杜若欢颔?#20303;!?#26126;白明白,我可以?#21462;!?br />
    他开了门,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你先坐一下,我去把你要的书?#39029;?#26469;。”杜若欢虽然在出版社挖到了好几本想拜读的作品,但缺的几本正巧都被他带回家里,一直忘了带回公司,她知道后,非得在今天拿齐书,余若骋才不得不带她回来。

    “好,?#19994;?#20320;。”说完,杜若欢很是自然的蜷缩在沙发里,迫不及待的打开其中一本阅读起来。

    余若骋见状,笑着走进书房。

    门一打开,他就看到?#27809;?#25104;人形的陶湘湘穿着宽松的手绘荷花棉麻长裙,坐在落地窗边。

    没有平时见到他时兴奋得像得到全世界的表情,听到声音,她只是缓缓的抬起?#25151;?#20182;。

    这不寻常的?#20174;?#35753;余若骋的心没来由的一凛,他走近,语气掩不住担心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陶湘湘眼?#23376;?#20837;余若骋关切的神情,因为捕捉到他与杜若欢之间欢愉氛围而瞬间被扯入谷底的心情稍稍爬升了一点。

    余若骋还是在乎她的吧?

    这个小小的奢想让她的心感觉没那么痛了,陶湘湘仰起脸,伸长手勾住男人的脖子。

    因为她的动作,余若骋低下头,两人的唇自然而然贴在一起。

    彼此熟悉的气息交缠,相贴的唇瓣?#24352;?#19978;的那一瞬间,余若骋却尝到她的眼泪。

    “你到?#33258;?#20040;了?”

    “余若骋,你是不是?#25237;?#33509;欢?#28216;?#20102;?”

    突如其来的哽?#25163;?#38382;让余若骋一怔,半敞才赧着脸说:“不是故意的……她有点兴奋,?#20174;?#26377;些洋化……”

    被她亲到的当下,余若骋也有点吓到,但想到杜若欢一直在国外念书,或许已经习惯西方人表达情绪的方式,因此并没有多想。

    只是他没想到,陶湘湘竟然这么敏锐的察觉到了。

    他的解释并没有让陶湘湘的情绪产生多大的变化,她依旧仰着脸,用那一双盈满水光的圆黑眸子,瞬也不瞬的盯着他。

    没来由的,余若骋的心狠狠一?#23613;?br />
    因为被这个世界的气场影响法力变弱时,她也总是一?#36744;?#30333;得彷佛随时会晕厥的模样;但两人双修后,陶湘湘的气色好了很多。

    但这一刻,她肤色莹白的瓜子脸有些苍白,血色极淡的唇瓣以及贴在颊边黑缎般的发丝,让她看起来更显楚楚可怜。

    他心疼她,为自己做这样的事让她感到难受而自责。“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

    陶湘湘有些讶异他会道歉,不让他担心地?#35835;?#20010;笑容。“?#36824;?#31995;的,我没事。”

    她笑着,那笑容却牵强的令他看了碍眼,他才想开口,却听到一道声音响起——

    “哥,是不是会太麻烦你?”

    声音伴随着趋近的脚步声让陶湘湘的心一凛,不假思索便恢复原形,躲开了。

    看着陶湘湘恢复原形后一溜烟的消失在角落暗处,余若骋叹了口气,他得找个时间好好安抚那个小家伙。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胜宇配资 上海股票配资 四川快乐12遗漏任 内蒙古快3开奖记录 香港赛马资讯及派彩 景天鑫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浙江体彩6十1历史号码 股票指数期权概述 点点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