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目指猫女子捡到犬男子 第十一章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 第十一章

作者:金目指书名:猫女子捡到犬男子类别:言情小说
    苗祢音跟阿贵就这样牵着手漫步在充满艺术气息的美术馆画廊里,看上去两人跟整个空间完美融合,爱情是最美的艺术,是这间美术馆里临时参展的作品。

    两人开始专心在画作上,手牵着手慢慢地浏览着。

    “这幅画看起来好悲伤。”苗祢音望着画里低头捂着脸的女人。

    “她是感动落泪吧。”阿贵回说。

    “真的耶!这边写着是因为生命而感动不自觉落泪,你怎么知道的?”苗祢音低头看了看画作前的说明。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有这?#25351;?#35273;。”阿贵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总觉得你好像什么都会、什么都懂,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她惊叹地笑着说。

    “我也想知道我到底还会什么。”阿贵也笑了。

    两人间充满着春天柔和的淡粉色气息,之前的暧昧消失,但又不是浓情,就像先前辛苦蜕变挣脱着冒出土里的嫩芽,如今在微风吹拂下含苞待放。

    原本还有说有笑的阿贵忽然脚步停了下来,神情凝重地盯着眼前那幅画,苗祢音看到他的表情不对劲,但又看不出那幅画有什么奇怪的,就是幅众所皆知的名画。

    “怎么了吗?”她关心地问。

    “我看过这幅画……”阿贵语气变得有点虚无。

    “这是名画呀!应该每个人多多少少都看过吧?”她微笑着说。“不,不是……我想起来了!这幅画挂在走廊底……走廊……旁边……有扇门……”阿贵越说声音越微弱,表情痛苦了起来。

    “你还好吗?”苗祢音立刻上前轻抚着他的背,另一手?#36234;?#25569;住他的手。

    “不行!想不起来!”阿贵?#25346;?#30528;声音有点沙哑。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深呼吸……慢慢来……”苗祢音试图让他冷静下来,看他比较冷静后,便带他到外面纪念品店旁的长椅坐下。

    “好一点了吗?”她仍轻抚着阿贵的背,感觉他呼吸比较平顺了,轻声地问。

    “嗯……”现在回忆起消失的记忆时,头痛比较没那么剧烈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了段时间比较能冷静面对,还是因为苗祢音这样在身旁安抚着的关系,阿贵很快地就能冷静下来。

    “你坐一下等我。”苗祢音起身走进旁边商店,拿了一瓶水到柜台,准备结账时,看到柜台边放着刚刚那幅画的明信片,她忽然有个想法……

    “来,喝点水。”苗祢音把水瓶递给他,看他喝了水后?#25351;?#20102;平静,这才把那张明信片也递给他。

    “这?#29301;俊?#38463;贵接过明信片,看着那幅熟悉的画,脑中的画面仍是只能追溯到走廊旁边似乎有扇门,就像当机一样画面定格在正前方有着画,左右的余光只能看见?#20260;?#38376;的边框,只是现在能够平静面对这?#38405;?#30011;面了。

    “我想你对这幅画有印象,偶尔看看也许有一天会想起来,但是千万不要勉强,那只是一幅任谁都看过的画,不能算是什么线索,但我希望多少有点帮助……”苗祢音关心地说。

    “谢谢你……”阿贵感受到她真挚的关心,让他心头暖暖地沉静下来,似乎有了勇气去面对自己的过去。

    阿贵翻到明信片背面,上面有着娟秀的字体,写着简单的“加?#20572; ?#20197;及苗祢音的名?#25351;?#20170;天日期,非常简单,却让阿贵盯着那秀美的字体看了许久,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苗祢音的名字上,那上面写的不是全名,而是祢音两个字,阿贵这阵子一直想要直呼却又觉得太唐突而不敢说出口的两个字。

    “明信片嘛,总觉得要写点什么……但一时间不知道要写什么……我只写了两个字,你?#37096;?#22826;久了吧!”苗祢音害羞起来就会用生气的语气来掩饰。

    这阵子相处下来,阿贵已经很清楚那是她在害羞,她害羞的样子总是会让他心动。

    “祢音……我可以这样?#24515;?#21527;?”阿贵眼里充满柔情地看着她问。

    “嗯……可……可以啊……”苗祢音避开那柔情视线,阿贵像温暖又不刺眼的阳光,在她身边一直传递过来暖流,让她的脸颊发烫,即使低下头?#38405;?#24863;受到正被加温着。

    阿贵看着脸红害羞的苗祢音,是多么惹人爱怜,他疼惜地轻抚着她的发丝,就像苗祢音平常在抚摸小黑猫一样,温柔地呵护着。

    这次苗祢音完全没有闪躲,享受着阿贵温暖而温柔的疼爱呵护,除了小时候父?#23376;?#36825;样摸过她的头,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被男人疼爱呵护的感觉了,而且这感觉又不像父亲那样理所当然,阿贵的温柔让她心跳加速。

    离开美术馆,两人先绕回店里喂猫,然后提议到对面那间看起来气氛很好的餐厅吃晚?#20572;?#33495;祢音想去看看已经很久了,因为看起来就是适合情侣去的餐厅,她不好意?#39050;也?#22856;绪去,之前情人节从她店里望过去,进出的全是?#20260;?#25104;对的恋人,看到那景象她就打消了走进去的念头,没想到终于有机会可以大方走进来了。

    店内的气氛很有情调,?#31354;?#26700;上都摇曳着烛光,空气?#36763;?#27844;着轻柔钢琴声,仔细一看,角落确实是有人在弹着钢琴,这样的地方身边没有个男伴,苗祢音还真不敢走进来。

    侍者领着他们坐在?#30475;?#30340;?#24674;茫?#31383;台上一个玻璃烛台摇曳着点点烛光,烛火照出的温暖橘光,映在苗祢音水光粼粼瞳仁里,那副模样阿贵觉得像极了满怀心愿虔?#31995;?#21578;的少女,彷佛在期待着什么。

    “你看起来很开心。”他微笑着说。

    “因为一直很想进来看看嘛!”苗祢音被他看穿了,害羞地拨了拨头发。

    “你真可爱。”阿贵?#30007;?#23481;里充满爱怜。

    “你又笑我了!”她微微嘟了嘴。

    “我说真的,很可爱!”阿贵真诚地盯着她,让她更害羞了。

    “就……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给你什么好处的。”苗祢音弱弱地瞪着他说。

    “真是不坦率。”阿贵微笑着喝了口水。

    “因为……很害羞嘛……”苗祢音别过头望着窗外,自言自语小声道。

    “我也很害羞,因为我记忆中还没有这样单独跟女孩子约会吃烛光晚餐。”阿贵语气不像害羞,?#21561;?#20687;在撒娇。

    “那完全不一样好吗?搞不好你其实有一堆女朋友呢!”苗祢音一脸不相信地朝他做了个鬼脸。

    “要是真有的话,那一堆女朋友也跟着我的记忆一起被甩掉了。”阿贵学着她的语气跟表情反过来取笑她。

    “你当我是笨蛋对吧?不要学我?#29627; ?#33495;祢音张大眼,嘴?#35282;痰美细擼?#34987;逗得像孩子一样生气。

    “哈哈!抱?#21103;?#27465;!你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不管我以前有没有女朋友,现在在我身边的女孩只?#24515;?#19968;人。”阿贵又圆又黑的眼珠子里映着的是苗祢音的影子。

    “那……那是当然的?#29627;?#36824;不感谢我收留你?”苗祢音嘴上仍是不坦承,那已经是她为了掩饰害羞的习惯动作了,改不掉也不想改。

    对街猫咖啡厅里,出现了林良平少见的西装革履身影,听完说明会又经由蔡奈绪介绍跟他们公司几?#24674;?#31649;级人物交流认?#35835;?#19968;下,马上赶回店里打算喂猫,但回来才发现碗里的饲料跟水都?#36824;?#20102;,小黑猫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饲?#24076;?#20182;想店长应该回来过,这才松了口气,店长还不至于跟那男人约会到冲昏头。

    看着小黑猫在昏暗灯光下默默吃着饲?#24076;?#20182;忽然觉得孤独,小黑猫也是自己也?#29301;?#34429;然平常都有好好?#23637;?#23567;黑猫也很疼爱它,但休假的时候它就?#36824;?#22312;这黑暗空间,虽然林良平不懂猫?#30007;?#24773;,小黑猫也许觉得没人吵它可以很自由,但此刻林良平却觉得他俩同是天涯孤?#24266;恕?br />
    离开店里时,林良平瞥见对街餐厅里熟悉的身影,原来店长正跟那男人在对面吃着烛光晚餐。见到那一幕,林良平不由得妒火中烧,但下一秒他却看见店长幸福洋溢?#30007;?#23481;,半年多来他从未见过店长这样幸福的表情,那个男人给?#35828;?#38271;他给不?#35828;男?#31119;感,他就算再怎么?#19981;?#24215;长,店长对他没感觉也是徒劳无功,所以他早就决定只要店长能幸福开心就好,而现在不就是他所期望的吗?为什么要生气?

    林良平扬了扬嘴角苦笑一下,掩饰了心里最深处某个角落默默啜泣的自己。

    店长开心,他也开心,这样,就好了……

    “真的很不?#20260;?#35758;呢!几个月前我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遭遇。”苗祢音喝了口红酒说。

    “这种遭遇应该没人想有吧?又不是在演连续剧。”阿贵笑着说。

    “说得也是。”苗祢音笑了笑。

    “不过真的多亏了你,不然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会活着,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阿贵身子前倾朝她鞠了个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其实把你交给警察就好了,但总觉得放心不下,好像自己有责任必须好好安顿你,而不是丢给警察拍拍**走人。又或许……只是自我满足罢了……”她明白是自己的冒险心驱使她带这?#21543;?#20154;回家,从小在笼中长大?#30007;?#40479;渴望在宽广的天空恣意翱翔,即使外面有危险的天敌仍阻止不了好奇心。

    虽然苗祢音没把真相解释清楚,但阿贵似乎有点明白地笑了笑。

    “嗯?你笑什么?”她疑惑地看着他。

    “你真的是个很认真的人,而?#19968;?#24456;可爱。”阿贵刚才?#30007;?#23481;是因为看到这样认真的苗祢音而自己越来越?#19981;?#22905;了。

    “都说了我不可爱……”她脸上又泛红。

    钢琴声正好在这时停下,四周响起了零零落落的掌声,这样的餐厅琴音没什么人认真在听,大?#25233;?#24403;作背景音乐自顾自的谈天。

    阿贵望着那架黑亮亮的钢琴,琴师结束了这段演奏,收拾琴谱正打算去休息,他忽然有个想法,随即起身走向那位琴师,不知道跟琴师说了什么,然后竟坐在钢琴前。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让苗祢音?#21491;?#24785;到惊讶,不会吧?他打算弹琴吗?

    正当她这样想着,阿贵那修长指尖已经轻触琴键,像是确认一下音色?#19968;厥指心?#26679;随意地在琴键上弹跳了一会儿,接下来从他指下流泄出的是她似曾相识?#30007;?#24459;,她在记忆中?#20154;?#20102;一下,啊!这是……

    “与你相遇的日子,总是不?#20260;?#35758;地下着雨……”阿贵随着指尖弹出?#30007;?#24459;,配合着开口唱起歌来,?#21069;?#22768;音平常说话已经很好听了,唱起歌来更是耳朵的飨宴。

    他这一开口,让原本无心听音乐的那些耳朵忽然张开,不少连刚刚的琴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眼睛聚集了过来,餐厅里原本叽叽喳喳的琐碎?#21507;由?#21464;得低调,阿贵的琴声与歌声压倒性地控制了整个餐厅的眼睛耳朵?#29301;?#34429;然他只想唱给一个人听。

    “你的名字是那样亲切,轻唤你就觉得心动……”这歌?#22987;?#30452;是阿贵?#30007;?#22768;,那天偶然在苗祢音车上听到的歌曲,两人第一次一起听的歌曲,成了他们的主题曲。

    “我能够好好地爱你吗?比任何人更爱你……”这是阿贵接下来想说的话,只是他找不到说出口的时机,虽然并不是刻意改成用唱的,只是刚好这歌词里写的正是他想表达的,也正如歌词所写,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好地爱着她,但他希望能够比任何人更爱苗祢音。

    苗祢音讶异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有什么事能难倒他的吗?她到底是捡了个什么样的人回家啊?但渐渐随着阿贵?#21069;?#22909;听的歌声,那一大堆问号一个个被抚平,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阿贵平时?#19981;?#30340;声音就足够迷倒店里那些女孩了,是唱歌时跟?#19981;?#19981;一样吗?怎么感觉比平时更温柔更温暖,而且,充满了爱。

    这不是在听专业歌手唱歌时会有的感觉,简直是阿贵在向她表?#20303;?#19981;不不!不会的!她想太多了,唱首情歌来表白什么的,又不是演电影,就算是电影这也不是她可?#36234;?#21463;的情节,既然要表白,就该认真一点,面对面把话讲清楚……咦?天啊?她在期待着什么?苗祢音脑袋里胡思乱想着,一会儿惊讶,一会儿脸红,旁人应该会觉得奇怪吧?所?#20063;?#27809;有人关心她那小脑袋瓜里想着什么,除了引起苗祢音这一串反应的始作俑者。

    琴声随着阿贵指尖停下,众?#35828;?#25484;声成为休止符,阿贵起身朝众人鞠个躬,随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途中有不少还?#20004;?#22312;琴声余韵里的女性眼神紧紧跟着他,直到看见苗祢音才羡慕地收回目光。

    “?#32654;?#23475;!你还会弹琴!”苗祢音用惊讶掩饰自己的期待。

    “就忽然想起那首歌,想试试看就弹了……我学过钢琴吧?”阿贵看了看自己双手。

    “这样不是很好吗?能慢慢知道你的事情了。”苗祢音微笑着鼓励他。

    “这都是你的功劳。”阿贵放下双手看着她,彷佛自己的事不?#20154;?#37325;要。

    “咦?”她不觉得自己有帮上什么忙。

    “那个……我啊,跟你在一起就觉得很放松,好像想做什么都能做得到。”阿贵有点害羞地避开她的眼神,解释道。

    “不……没?#24515;?#31181;事啦……”苗祢音喝了口红酒掩饰害羞。

    两人之间的粉红气氛犹如红酒般发酵出醉人?#21363;跡?#19968;天美好的约会,让彼此在对方心里埋下?#30007;?#23567;情愫生根发芽。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海南打码网站七星彩 创盈彩票网址 快乐十分彩票投注技巧 网球比分直播 澳洲幸运5玩法说明书 透码是什么意思 win比分网篮球 新疆25选7走势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上海时时彩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