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蕾丝糖最强诈妻术 第四章

最强诈妻术 第四章

作者:蕾丝糖书名:最强诈妻术类别:言情小说
    “你、你谁啊你!”王冠成第一时间被对方宛如大树的身高压制气焰,说话不小心结巴,但下一秒,当他看清楚对方的脸孔十分年轻,像是刚出社会没多久,内心便安稳下来,挺起胸腊摆出嚣张的嘴脸,意图讨回自己的自尊。

    唐恩豪挑眉,摊开进店前,从门口撕下的人员?#24515;?#32440;张,慢条斯理地说:“新进的人员。”

    他觉得自己真幸运,回台第一天,就遇上自己最想修理的对象。

    若不是王冠成,他不会痛很自己答应教授为他工作,没能待在她身边。

    在他人生最低落的两次时间,她都在,然而,他却没能在她需要人陪的时候待在她身边,这件事情一直都折磨着他,看来,上天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出一口气。

    王冠成大声呛他,“笑话,你根本还没被录取吧!”

    “马上就会录取了,因为我认识这里的咖啡师,她待我很好,不会舍得拒绝我的。”他露出虎牙,笑得很好看,但却充满威胁感,王冠成感觉自己像是被猛兽咬住喉咙,呼吸到的空气变得稀薄。

    “咖啡师?”王冠成?#35805;?#22320;问,声音有些虚弱。

    “嗯?墙上的咖啡师证照没看见是吧?清清楚楚的写了余小雨三个字,她可是拥有值得骄傲的专?#23548;?#26415;。”唐恩豪虽语带笑意,温和有礼,眸光却带着刺骨的寒,“不过呢,这位先生,有些话还是不能乱讲,或许你只是想开玩笑,但这玩笑并不好笑。”

    “我说的是事实!”王冠成嚷得大声,命令自己别被对方的视线逼退,女?#35328;諗员擼?#20182;可丢不起第二次的脸。

    “喔?很不巧的,我听到的事实跟你说的,天差地别。”唐恩豪双手盘胸,悠悠地朗声说:“明明是你想勾搭刚进公司的总?#38376;?#20799;,?#30424;?#20004;条船,天天跑去秘书处示好、追求总?#38376;?#20799;,余小雨给过你机会悔改,结果你道歉过后依然故我,惹毛了她。

    “正巧余小雨因为目睹太?#26377;?#39578;扰她的下属,而踢了太子的命根子,这事虽然闹得公司上下皆知,但总裁因为惜才,不主动?#26159;?#23475;自己儿子丢脸的余小雨,导致太子想方设法要她待不下去,她的属下们迫于太子给的压力所以没有挺她,而你看她失势就立刻分手,还四处宣布自己已经单身,要自己的朋友私下乱传她跟总裁有私密关系,好让你被人同情,她一气之下泼你咖啡,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你才欠她一个道歉。”

    王冠成没想到眼?#24052;?#28982;杀出的年轻男人竟然能详细说出当年的事情,先是惊讶,接着?#25307;?#25104;怒地吼,“你不要自以为正义,在这里胡扯瞎说的,当事人都没说话了,轮得到你插嘴吗?我劝你现在、立刻、马上跟我道歉,否则你以不实言论诋毁我的名誉这点,?#19968;?#36208;法律途径解决!”

    余小雨闻言拧眉。她刚才不发一语,是因为她清楚王冠成的个性,王冠成是个脸皮厚,死不认错?#30452;?#22797;心极强的人,若不让他消气,今后只会不断地被他找麻烦,这不是她乐见的。

    说来?#29273;ⅲ?#22905;是在感情被介入后,才看穿了这个男?#35828;?#26412;性,以前都被他的花言巧语和伪善欺骗。

    她那时敢当面给他难堪,是因为她可以走得潇洒,离开公司后从?#25749;?#20182;成为陌路人,可是这是她和欧?#38754;?#30340;店,她很珍惜这间店的一切,不愿因为自己让这间店受到各种骚扰,要是她当年可以预料到今后还会再和他碰面,绝不会凭着冲动和一时气愤,以糟糕的方式为长达两年半的感情划下句点。

    只要事情能过去,她受点委屈无所谓,但是唐恩豪若因为替她打抱不平而吃上官司的话,她是不能接受的。

    “你……”她出声想叫王冠成针对她就好,没想到唐恩豪丝毫不畏惧威胁,抢?#20154;?#19968;步说?#21834;?br />
    “我是不是胡扯瞎说,你自己心里清楚,要是你自认站得住脚,又怎会?#20174;?#36825;么大?”唐恩豪充满气势地逼近一步,让王冠成不禁后退。

    王冠成觉得自己失算,他以为这个?#22235;?#36731;,只要对他讲话大声点,再搬条法律就能吓退他,怎料他竟有历经过大风大?#35828;?#27785;稳和从容。

    年轻男人白灿灿的虎牙,让他越看越毛骨悚然。

    他想找台阶下,?#19978;В?#20182;女友不满意他被对方压制住气势,站出来呛声,让情况变得更糟。

    “感情里面只有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他只是离开不对的人,找到真正值得他爱的!就算他真的为了声誉去传了不该有的流言,那也是为了保护我,不让我担上介入别人感情的罪名!”语毕,她指向余小雨说:“我可从我男友那里听多了,你经常冷落他,对待他总是颐指气使,动辄辱骂,又不肯分手放他自由,逼得他用这种方法离开你,他这是情有可原!”

    此话一出,让在座的客人们对究竟是谁说谎,胸中有了几分了然,交?#26041;?#32819;起来,怀疑这对情侣是故意来找碴的。

    “喔?他就是用这种说法哄你,让你愿意听自己父亲被人传这么难听的流言?”唐恩豪感到好笑,“花言巧语是很好听没错,可如果他真的想保护你,不会还没分手就招惹你,肯定是他贪心,觉得余小雨还有利?#30473;?#20540;,不宜立?#31958;?#26029;感情才拖着,一旦确定你陷下去了,余小雨对他而言就没用处了,毕竟攀上你,日后他在公司就无往不利。

    “我想请你好好想想,他用污蔑你父亲的方式好让分手名正言?#24120;?#25104;为感情的受害者,和你正大光明在一起,你真的认为,因为他口中的迫不得已,所以?#25749;?#20320;父?#36164;强?#20197;接受的?

    “而他这么做之后,你的感情有被别人祝福吗?如果没有,那就代表,他的谎话并没?#24515;?#20040;多人相信,那也就证明余小雨没你以为的恶劣,他只是为了博得你的心而将余小雨说得很差劲,好让你觉得自己和他在一起是拯救他。他从头到尾,都是为了他自己。”

    总裁千金?#25104;?#39039;时青白交错,想起余小雨辞职离开公司后,她和王冠成正式在一起,同事们表面上虽然祝福她,替她开心,但私底下,却始终对王冠成存有质疑,不认为他是多好的男人。

    父亲对自己被泼脏水没说?#35009;矗?#21364;也迟迟不肯升王冠成的职位,还劝她年轻可以多看多交往,不见得一定要这个男人,直到今年,她告诉父亲自己答应了王冠成的求婚,预定在半年后办订婚,父亲才将他升职,但却没留在总公司,而是调到新开没多久的分公司。

    难道父亲的冷淡不是因为对流言事件心存芥蒂,而是他并不看好王冠成这个男人吗?

    她心闷得有如胸口堵大石一样,失声反骇,“他……他不会对我说谎的!”语毕,她瞠眸直勾勾地看向自己男友,激动地问:“你没骗我,对吧?”

    王冠成面对女友的逼问,冷汗流了下来,却也强迫自己镇定。他不能失去这个女人,否则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分公司总经理位置,会化成?#24120;?#20174;手中溜走。

    这份危机感,让王冠成放弃找台阶下,厚着脸皮扯开嗓门,冲着余小雨大骂,“你这个女人太没羞耻心了,竟然对自己身边的人扯这?#21482;眩?#25105;就知道,你心有不甘,肯定会到处污蔑我,?#21387;?#20844;司里总有人对我有意见,如果你想破坏我跟琇娟的感情,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她比你好千万倍,我是不会回到你身边的!”

    余小雨傻眼,前男友做贼?#30333;?#36156;的行为,让她因为受到羞辱而胸中怒气横生,但一方面,?#20174;?#22240;为觉?#27809;?#21776;而想笑。

    原来他被逼急了,嘴脸是这么难看啊!

    “要是我不甘心,?#19968;?#30041;下来斗到最后,不会让任?#31283;撕?#36807;。”余小雨眼神?#39556;玻?#35821;气坚毅而有气魄,下巴微抬的说,“王冠成,你给我听清楚了,当年,是我不要你,我很庆幸我看清?#22235;惚傲?#30340;本性,摆脱?#22235;悖?#33267;于你和郭琇娟小姐,我的离开已经是祝福,如果你坚持要被我打脸的话,我?#37096;?#20197;应要求坦承心里的话――

    谢谢有人回收我不要的垃圾。”

    话一说完,在座的客人,先是有一位女性拍手,接着,其他?#35828;恼?#22768;加入,这些响亮的掌声传达温暖的支持,为她的反击给予最高的肯定。

    余小雨微怔地看向客人们,心因为感动而鼓动着。

    她不可否认当初离开时,心底并没有完全的?#31361;常?#29978;至还有些愤恨,但现在,她可以肯定自己已经放下。

    唐恩豪望着余小雨的眼神满是温暖,为说出这席话的她感到骄傲。

    郭琇娟面红耳赤,提起手中包包用力砸向男友的胸口,在他呼痛的同时,高傲地对他说:“你我的婚约,从现在起不算数!”她堂堂大企业的千金,绝不捡别?#35828;?#22403;圾!王冠成捣着闷痛的胸口,差点没站稳,眨眼间,女友已经旋身往门口走去。

    他慌忙追上前,“等等!琇娟,听我解释!”

    郭琇娟拉开门的同时,扔下一句,“不用解释了!”

    “琇娟!别这样!琇娟――”王冠成不死心,喊着女友的名字,拉开门把追出去。

    就这样,一场闹剧在这两?#35828;?#36523;影消失时,宣告落幕。

    欧?#38754;?#25199;着余小雨的?#30452;郟?#26377;些吃醋也有些好奇地问:“小雨,这个男人是谁啊?怎么会知道那些事情?你都没告诉我呢。”

    “呃……他是我的……”余小雨吞吞吐吐,不禁有些别扭,说是以前的邻居好像有些疏离,说是弟弟,他也不是她真的弟弟……

    唐恩豪笑容可掬地接话,“我是她的青?#20998;?#39532;。”

    青?#20998;?#39532;?余小雨想反?#25285;从?#35273;得也没说错……

    在她苦恼时,另一边的对话已经?#26377;?#19979;去。

    “你们关系很好?”欧?#38754;?#24456;有兴趣的追问。连朋友都不告知的事情他可以知道,这感情肯定不一般。

    余小雨总是高唱单身美好,害她都以为她不近男色,原来人家其实有窝边草呢。

    面对欧?#38754;?#30340;打探,唐恩豪笑得很灿烂,“很好。”

    “多好?”欧?#38754;门?#26681;究?#31069;?#21457;誓要挖出这个人对余小雨的重要性。

    他悠悠地以温醇如美酒的嗓音,丢出爆炸性的话,“好到一起睡过一张床的程?#21462;!?br />
    欧?#38754;?#30340;杏眸瞪得跟牛铃一样大,嘴巴成o字型,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下一秒,店内响起余小雨?#25307;?#25104;怒的咆哮声。

    “唐、恩、豪!”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pk10免费永久计划app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遗漏 足彩二等奖历史最高奖金 股票即时指数 开公司赚钱的模式 大神娱乐棋牌官方 江苏7位数 浙江体彩6加1中奖规则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6+1彩票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