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春野樱前夫太犯规 第十七章

前夫太犯规 第十七章

作者:春野樱书名:前夫太犯规类别:言情小说
    台湾,台北。

    “怡侬,我要去拜访张先生,若是老总问起,就说我下班前还会回来。”

    ?#29677;牛?#30693;道了。”

    交代完毕,毛真妍抓起包包,迈开忙碌的步伐走出办公室。

    已经一个多月了,从佛罗伦斯回?#26149;螅?#22905;比从前更疯狂的投入工作。

    不为别的,只因她必须将时间填满,让自己每天都累到脑袋昏沉得什么都无法想,否则,只要她的脑子里有一点点空隙,只要她有多余的一点点时间,杰瑞的身影就会出现、开始折磨着她。

    回?#26149;螅?#22905;妈曾经不只一次问起她跟杰瑞的事。她妈对她在佛罗伦斯跟杰瑞共处的那些?#27604;?#24863;到相当好奇,她想,那是因为从佛罗伦斯回?#26149;?#30340;她,跟以往不一样了。

    别人或许感觉不到,但跟她最亲密的她,却清楚的感觉到她比以前更加愁郁。

    ?#36824;?#20851;于杰瑞的事,以及她跟杰瑞发生的那些事,她一个字都没向妈妈坦白。

    没什?#26149;?#35828;的,因为对她来说,这次是真的都过去了。

    叮的一声,电梯抵达一楼,门打开,她跨步而出。

    见到她要出去,刚从外面回来的方静?#20132;?#20303;了她,“真妍!”

    “老总,”她上前跟他打了招呼,并告知他自?#33322;?#19979;来的行程,“我正要去拜访张先生。”

    ?#29677;福?#37027;老头可难缠了。”方静山说着,关心的打量她,“真妍,你脸色不太好。”

    “是吗?”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开玩笑道:“搞不好是粉底的颜色挑错了。”

    方静山蹙眉笑叹,“你一向很拼,但我总觉得你从佛罗伦斯回?#26149;螅?#20687;是在虐待自己……”

    毛真妍微顿,没有说话。

    她是在虐待自己吗?不,她只是想让自己好过一些。

    “关于“Heart of Firenze”的事,我并没有怪你,你也不必想负起什么责任……”方静山唉的一叹,“那件事其实是我们的情报有误,我听说雷多.贝里尼早就跟东方之?#37027;?#20102;约,而且你知道吗?雷多.贝里尼死前还联络律师,将他所有?#20160;?#21253;括“Heart of Firenze”这个品牌,都给了摩罗尔珠宝的少东——杰瑞.摩罗尔。”

    这件事她是第一次听说,但却不感意外。

    贝里尼先生没有孩?#27185;?#20110;是视投缘的杰瑞如儿子一般,两人虽然没血缘关系,但却情感深厚。

    他将财产留给杰瑞,也是情有可原。

    “你在佛罗伦斯虽然跟他们有所接触,但应该不知道他们有这样的好交情吧?”方静山一叹,有点无奈,“即使你当时抢到代理权,现在这个品牌也是摩罗尔珠宝跟东方之心的。”

    她静静的听着,没有表示意见。

    “所以啦,”他拍拍她的肩膀,“没有拿到代理权,那不是因为你能力不足,你千万别因此感到内疚或惭愧……你回?#26149;螅负?#27809;放过假,对吧?”

    没错,她回台湾后,就连周休都到公司办公,或是四处巡视柜位,忙得没日没夜。

    “真妍,放自己几天假,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方静山像个爱护妹妹的老大哥一般开导她,“你瘦了,也憔悴了,好好帮自己补一下,有健康的身体?#25293;?#32487;续为我打拼,不是吗?”

    上司的爱护和疼惜她感动也心领了。

    点点头,她淡淡一笑,“真的不行的时候,我会放自己假的。”

    ?#29677;牛?#37027;样是最好了……啊,对了。”突然,他想起什么,话锋一转,?#30333;?#22825;我见到马克,他还问起你呢。”

    ?#29677;浮!?#22905;不知该做何表示,只好如此回应。

    方静山睇着她,忍不住想推她一把,“真妍,马克?#38405;?#30495;的是很?#25307;?#21602;,你对他难道一点意思也没?#26032;穡俊?br />
    “老总,他是个好人,?#36824;?#25105;……”

    “真妍,我想问你一件事,?#36824;?#25105;事先声明,我并没有半点歧?#27185;?#21482;是想弄清楚。”

    “我不是蕾丝边——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个。”说着,她轻松自若的一笑。

    方静山有点尴尬,干笑了两声,“是吗,因为你一直没有男朋友,我还以为……?#36824;?#35805;说回来,既然你?#19981;?#30340;是男人,为什么一直不谈恋爱?”

    “我也没说自己?#19981;?#30007;人?#20581;!?br />
    “欸?”他一脸困惑,“我被你搞糊涂了……”

    她笑叹一声,“我不是蕾丝边,也没有?#19981;?#30340;男人,那就是我一直单身的原因。”

    “你是眼界太高,还是条件很不寻常?”

    “老总,你实在太八卦了。”她蹙起眉头,语气无奈,“我的私事跟公事无关吧?”

    方静山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脸,“我只是关心你,你该知道?#37326;?#20320;当妹妹一样。”

    “我知道,?#36824;?#22905;一派洒脱地?#22987;紓?#25105;?#38405;?#31181;事真的没什么期待和想望。”

    “真是的,你想干什么大事吗?”他打趣道,“许多历史上的伟大女人都终生未婚,你该不是想效法她?#21069;桑俊?br />
    “哈哈哈,别傻了,我就只是你的小妹妹。”

    她笑着,但眼?#23376;?#19968;抹不易察觉的愁绪。

    毛真妍终于决定放自己一天假,免得上司跟母亲一天到晚念她。

    一早起床,她发现母亲正在厨房里忙着,这真是稀奇,她妈总是睡到中午才开始活动。

    “妈,这么早?”

    听到声音,毛?#19968;?#36716;过头来,“干么不多睡一会儿?你好久没休假了。”

    ?#20843;?#19981;着,你在干么?”她走近,发现母亲正在煮鸡汤。

    “我买了一只放山鸡,想给你补一下嘛。”毛?#19968;?#30629;了她一眼,“你脸色糟透了。”

    她摸摸自己的脸。怎么每个人都这么说,真有那么惨吗?

    ?#36824;?#22905;近来食欲不振,身体也不知道哪出了毛病。

    才这么想着,突然胃部一阵翻搅。

    “呃!”?#36824;?#24694;心感涌上,教她难受极了。

    她摀着嘴,飞快的跑到浴室,对着马桶干呕,但她吐不出来,也没东西可吐。

    这时,毛?#19968;?#24050;跟了过来。

    “毛毛,你怎么了?”

    “不、不知道……”她难受得连说话都困难,“吐不出来,真的……喔,夭寿。”

    台语不流利的她,难受得连“夭寿”都冒出来了。

    毛?#19968;?#31070;情有点严肃,沉默不语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毛真妍站在洗脸台前,深呼吸了几遍,待干呕感缓和些,她漱漱口,洗把脸,转身要走出浴室。

    “怎么了?”看母亲两只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看,她?#35835;?#19968;下。

    “毛毛,”毛?#19968;?#21475;气严肃,“告诉我,你在佛罗伦斯时都发生了什么事?”

    她一怔,然后皱了皱眉头,讨饶道:“妈,我说过,我不想再提那些事了。”

    “好,那我只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回答我,”毛?#19968;?#38160;利又睿智的目光直射向她,“你跟杰瑞上床了吗?”

    毛真妍一顿,立刻露出心虚又尴尬的表情。

    确实,她跟杰瑞发生了关系,?#36824;?#22905;不是偷尝禁果、不敢让父母知情的未成年少女,不告诉她妈,是不想她对此事有过多的联想。

    说是她回来之后,她妈不曾问过她这件事,怎么现在突然……

    “看来你跟他上床了。”毛?#19968;?#36861;问:“那?#21069;?#36824;是一夜情?”

    “妈,干么,我又不是未成年少女。”

    “所以是『爱』?#21486;?#30693;女莫若母,毛?#19968;?#20854;实不必问也知?#26469;?#26696;,“也对,你不是那种会因为?#25293;?#36319;男人上床的人。”

    “妈,”皱起眉头,她一脸“饶了?#37326;傘?#30340;表情,“我们可以不要讨论这件事吗?我跟杰瑞已经是过去式了。”

    “有些事可是?#33322;?#34892;?#20581;弧!?#27611;?#19968;?#30446;光一凝,“你们有避孕?”

    毛真妍惊疑的抬起头,“妈?”

    慢着,她妈该不是以为她刚才吐是因为……哈哈哈,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再说那几天是她的安全期,应该……

    天啊,不会吧?

    她的“好朋友?#27604;?#23454;已经很久没来报到,她以为是自己太忙、压力太大所导致,难道是因为她“中奖”了?

    ?#29677;?#19981;!”她有点崩溃地喊,“千万别是真的!”她有点头昏的坐在浴白边缘。

    毛?#19968;?#21313;?#32456;?#23450;,毕竟她是过来人。

    “你等着,我去帮你买验孕棒。”说着,她转身便走开。

    毛真妍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浴室里,想起了那一晚——她自以为安全无虞的那一晚。

    她从没预期会发生那种事,?#27604;?#20063;不会带着避孕药,更别说以前做保护措施的人都是他。

    那晚的一切自然而然?#24050;?#22914;野火燎原一般的发生,她没想太多,而她相信杰瑞也没考虑到可能的后果——即使他已婚。

    老天爷,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她在心里祈祷着,希望自己所担心的事不要发生。

    她不想当单亲妈妈,更不想让小孩是在连爸爸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晓得的情况下长大。

    不多久,毛?#19968;?#27668;喘吁吁的回来了。

    “拿去,应该不用我教你吧?”她将验孕棒递给女儿。

    毛真妍神情木然的接过,呆望着验孕棒好一会儿。

    毛?#19968;?#26412;想拍她的肩,但又想起不可以随便?#33041;?#22919;的肩——虽然她还不确定女儿是否真的怀?#23567;?br />
    她收回手,“毛毛,面对现实吧。”说完,她退出浴室并带上门。

    毛真妍又呆坐了一会儿,终于起身,决定“一探究竟”。

    当看见验孕棒上出现两条粉红色的线时,她整个人像泄气的皮球一般的瘫坐在地。

    ?#29677;福?#22825;啊……”瞬间,眼泪涌了出来。

    她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真的发生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害怕的、极力想避免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是宿命吗?她也要当一个单亲妈妈,生一个没有爸爸的小孩?

    这时,毛?#19968;?#25512;门进来,见她泪流满面的瘫坐在地,立刻上前环抱着她的肩膀。

    “女儿,你怎么……”

    她话未说完,毛真妍已将验孕棒给了她。她接过一看,发现上头有两条清楚的粉红线条。

    “毛毛,”她沉默了?#35813;?#21518;开口,“要不要去医院?”

    “妈,验孕棒失误的机率有多高?”

    “如果你要听实话的话,我想,你真的中奖了。”毛?#19968;?#30340;口吻听起来有点担心,但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紧张或忧虑。

    毛真妍双眼空洞的看着前方喃喃道:“史上最烂的奖……”

    “你在说什么,孩子才不是什么史上最烂的奖呢。”毛?#19968;?#19981;赞同她这句话,要是从前她也这么想的话,毛毛便不会来到这世上了。

    “妈,我不要孩子。”她眼?#23376;?#30528;为难和少许的愤怒。

    “毛毛,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渴望孩?#27185;?#21364;怎么也得不到吗?”

    “妈,我的情况跟她们不同.”她的情绪渐渐的激动起来,语气又急又怒,“我不要当单亲妈妈,我不想生个没父亲爱的孩?#27185; ?br />
    她知道这些话可能?#35828;?#22920;妈,可想要收口时已经来不及。她懊恼的看着神情歉疚的母亲,眼泪又涌出。

    “妈,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23460;?#30340;,我……”

    “毛毛,”毛?#19968;?#25265;住了她,声音微微哽咽,“对不起你的是妈妈,我不知道你这么受伤……”

    “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像个小女孩般哭倒在母亲的怀里。

    “毛毛,你一直很坚强,妈妈以为你……”这一刻,毛?#19968;?#25165;惊觉到那个男人?#29260;?#22905;和女儿的事,竟在女儿心里留下那么深的伤痕。

    因为不想让她担心,不想害她难过,毛毛一?#21271;?#29616;得懂事、乖巧又成熟。她以为在自己毫无保留的付出和爱护之下,女儿不至于在情感上感到匮乏,但原来她给得再多,都弥补不了那个男人该给予的部分。

    毛毛在二十岁那年遇上心爱的男人便迫不及待的结婚,是因为她渴望一个完整的家庭吧?

    明明还爱着对方,却毅然决然的提出离婚,也是因为她害怕总有一天会失去或是被?#29260;?#21527;?

    天啊,原来她当初所做的决定、所犯的错,?#20004;?#36824;折磨着女儿。

    “毛毛,妈妈对不起你,我从来不知道你这?#26149;?#24597;、这么难过,我……”她哽咽得无法再说下去。

    母女俩相拥而泣,彼此给着对方温暖,她们没有怪谁、怨谁,因为她们都知道,无论事情有多糟,眼前的这个人会给自己依靠、会无条件的付出并支持自己。

    事情已经发生了,总是要面对、要解决的——就跟当年一样。

    ?#24651;?#30524;泪,毛?#19968;?#28145;吸一口气,然后坚强的笑看着女儿,“毛毛,你的情况比妈好多了,至少你知道杰瑞在哪里,而且他还爱着你。”

    “妈……”她想,她该告诉妈妈真相了。

    “毛毛,我觉得你要把这件事告诉杰瑞,我想他应该会很高兴吧,”毛?#19968;?#20048;观的说着,瞥见女儿脸上一抹愁郁,她纳闷的问:“怎么了?”

    “妈,杰瑞已经再婚了。”

    闻言,毛?#19968;?#38497;地一震。

    杰瑞已经再婚?所以说他在佛罗伦斯对毛毛伸出援手,只是?#22235;?#26087;情?

    那么,他跟毛毛发生关?#30340;兀?#21482;是玩玩?

    毛毛呢?知道杰瑞已经再婚,她怎么可能还会和他一起?

    “毛毛,你不知道吧?”

    “我后来才发现的。”聊着聊着,毛真妍慢慢的冷静下来,“我们都是成年人,而且主动的人是我,我并?#36824;?#20182;。”

    毛?#19968;?#27785;吟须臾,开口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想留着。”她?#20808;?#36947;。

    像是听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毛?#19968;?#20498;抽一口气,“毛毛,那是一条生命。”

    “妈,我没办法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我没办法给他来自父亲的爱。”

    “他会?#26032;?#22920;跟外婆,我们会爱他的。”毛?#19968;?#20174;不愿?#29260;?#20219;?#25105;?#26465;生命,以前是,现在也是。

    她不是怕什么因果报应,而是觉得每个生命都有他无限的可能,而如果没人将他带到这世上,他便失去所有的可能。

    “妈,我不想养出另一个我。”

    “毛毛,”叹了口气,毛?#19968;?#29233;怜的轻抚着女儿的脸?#30504;安还?#20320;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上天的恩典,是我的宝?#26149;?#39556;傲。”

    听着这些话,毛真妍的心揪着、抽痛着。

    “我一直很感谢你爸爸,更庆幸当初自己勇敢的生下你,如果我那时怕了、逃了,那么我就永远都不会知道你有多么的棒,”毛?#19968;?#20280;手放在她的腹部,“他会是个很棒的孩?#27185;?#21482;要你给他机会。”

    闻言,毛真妍止住的泪水再次涌出,流下。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pk10信誉群 青海快三跨度走势图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期货配资 七煌 168 股票融资交易流程 2019低价龙头股 谁有加拿大28准的预测网站 中国十大p2p理财公司 股票融资融券业务 众信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