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橙心让你久等了 第十章

让你久等了 第十章

作者:橙心书名:让你久等了类别:言情小说
    原以为汪聿承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他认真的付诸实行,与林孟薇热络的来往着。

    也不知是怎么着,事情?#23391;?#31361;然有了转弯,原本已经进入司法告诉程序的诉讼,突然的中止,说是林?#39029;?#22238;告诉。

    而原本因为商业考虑,极为反对的靳父,也因为事情有了转机,态度也跟着软化,默认靳宇正积极筹画的婚事。

    柳暗花明又一村、雨过天青……这些成语指的应该就是这些意思了。

    周末,刚在附近用完早餐的靳宇与子曼,牵着手漫步在门前的小径上,天气晴,微风徐徐,是个让人心情怡然的好天气。

    “婚礼已经筹画得差不多,正如你想要的,一个在海边的小小婚礼,请?#29238;?#22909;朋友,邀请亲近的家人,办一个只属于我们的日子。”靳宇含笑的转过头来,黑眸里满是深情。

    “伯父伯母真的同意?”独子的结婚典礼可是件大事,他们肯就这么简单的带过?

    ?#26263;?#28982;。”靳宇肯定的点头,态度强硬,“老婆是我的,他们只要等着抱孙子就好,婚事哪有他们的事。”

    子曼闻言笑了。

    “八字都还没一撇,就想到孙子去了。”她轻嗤道,她没办法想象自己怀孕的模样,更别说是抱着孩子的画面。

    “我可是每天都想着。”靳宇凝眸向她,眼神比刚才还要炙热许多,他伸出食指轻点她的鼻尖,态度亲昵。

    “不认真工作,满脑子净想着这些。”她红着脸瞪他一眼。

    “没办法,我醒着想,睡着也想,直想着看哪天能尽早把你娶进门,帮我扫扫地、煮煮饭的。”他话说得轻描淡写,?#23391;?#21482;是想娶个小家仆进门,但一双眼的热?#28909;村?#28982;不同。

    “那你可打错算盘,我的厨艺很差的。”子曼拉着他的手往前走,红唇边有着笑意。

    “没关系。”靳宇泰然自若。

    “会拉肚子的。”她又补了一句,“你确定要娶我?”

    “我的肠胃消化很好的!”他对于她体贴的提点,听若未闻,“你只要点头,说你?#22987;?#23601;好。”

    两人正好来到门前,子曼拿出钥匙,率先进了门。

    “你觉得要不要邀请汪经?#32895;?#21152;婚礼?”子曼回头问了一句,“毕竟他真的帮了不少忙,林家已经撤告,看来……”

    她突地止住话,回头看着靳宇又是一脸悟色。

    “呵呵……”她笑出声来,真的不知道他爱吃味到这个程度,光提到名字都不?#23567;?br />
    “还笑?”靳宇一向?#19981;?#22905;的笑容,但是此时她?#25104;?#30340;兴味实在令人看得?#34892;?#30861;眼。

    “没啊!只是真的很有趣嘛!”她摇着头,努力忍住笑。

    “很有趣?”他的声音压低,浓眉壁紧,“我什么时候演笑话给妳瞧啦?还有趣?”

    “没有,不有趣,一点也不。”子曼忍笑咬唇,但唇上带来的疼痛,却还是没办法让她止住笑意。

    这真是?#25353;说?#26080;银三百两?#34180;?br />
    整张脸都涨红了,还说不有趣?

    不过,这倒是给了靳宇一个更具体的想法,决定尽早解决这个已经影响到他生活起居的“问题?#34180;?br />
    “我决定将婚期再提早。”靳宇天外飞来一笔,?#25226;?#26085;不如撞日,就这个礼拜天吧!”

    “啊?”子曼楞了一下,“这个礼拜天?”

    “是!”靳宇再肯定不过,“就在这个礼拜天,而且?#19968;?#36814;汪经理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子曼斜睨了他一眼,突然明白他的心思,澄眸露出了然的神情。

    “怎样?”靳宇挑眉反问:“我就是要让他亲眼看看,你,夏子曼,是我的!”

    靳宇说到做到,火速的决定一切,全额支出费用,将受邀的宾客快快乐乐、高高兴?#35828;?#25509;到饭店,?#32895;?#20139;用丰盛的party,还有现场演奏,将气氛炒得极热。

    子曼落得轻松,所有的事情都由靳宇处理,她是个最幸福的新娘,跟着?#30528;?#22909;友吃东西,在位?#30001;?#21548;音乐,看着他像颗陀螺般在她面前转来转去。

    最幸福也不过如此啊!

    能看着一个男人,为着自己的未来努力、奔波,心里会?#24515;?#21517;的甜蜜,就算是中间曾让她花了十年的时间等待。

    因为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属于她的幸福,那这样的等待,绝对值得!

    “我总觉得你在看戏。”觑了个空,靳宇来到她的面前,弯身蹲了下来,看着她笑得甜滋滋的样子,薄唇勾起微笑的弧度。

    “是啊!在看一部爱情文艺大……”她拉长了音,笑容不灭。

    “大什么?”靳宇轻捏着她的下顿,晃了晃。

    ?#21834;?#22823;』喜剧。”子曼公布她心中的答?#31119;?#36824;是超浪漫的那种。”

    她的答案明显取悦了新宇,他拉下她的?#27605;睿?#28909;情的赏她一个啄?#29301;?#22823;方晒恩爱,丝毫不怕他?#35828;?#30524;光。

    横竖大家今晚就是来吃喜酒,没什么不能理解的,?#23478;?#32467;婚了,不恩爱反倒不正常了。

    “我说靳宇啊……”一直坐在子曼身边的夏母,是一早就被接到饭店里,要参加独生女的婚礼,纵使她曾经反对过这门婚事,怕是攀不上人家,但靳宇用诚意打动她,终于也让她点头,让女儿风光嫁入靳家。

    “妈,什么事?”靳宇嘴巴甜得很,还没娶进门,称谓倒是叫得很?#22330;?br />
    “看来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你也休息一下,省得累坏了,明天怎么当新郎。?#27605;?#27597;关心的提醒,上了年纪的脸,有着岁月的风霜,却仍旧?#35748;欏?br />
    “是?#20040;?#21475;气一下。”靳宇点点头,顺应着丈母娘的意思,觉得“休息”是个不错的建议。

    “妈,我肩膀有点酸痛,可以跟您把子曼借走,帮我处理一下吗?”靳宇不?#20197;?#27425;,认真的请教丈母娘的意见。

    “去去去,这事儿还得问什么?子曼,快去帮靳宇按摩一下。?#27605;?#27597;白是没有意见,反倒急忙催促着。

    “谢谢妈。”靳宇笑了笑,拉着子曼就走,“我?#20146;?#21543;!”

    “喂喂……妈……”子曼还想要抗议。

    “快去!?#27605;?#27597;十分?#19981;?#36825;个“半子?#20445;?#24050;经开始护着他了,“他都忙一整天了,你就只是坐着。”

    “妈……”子曼抗议的声音没有下文,就被靳宇拉走。

    虽说装出不情愿的样子,但子曼心里却是愉快的,看着被他拉住的手,掌心贴着掌心,紧紧相系……

    明天,他们就要“执?#21448;?#25163;,与子偕老”了。

    一想到此,她的心像是融化的蜜一样,甜?#27809;?#19981;开,脚步也加快了。

    这一辈子,她?#23478;?#36319;他一起走。

    “我们今天都还没有时间?#19981;啊!?#19968;进到电梯,靳宇就将她压在墙边,额头抵着她的。

    “哪没时间?你大概十?#31181;泳突?#20986;现在我面前一次。”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时间一到,他就准时出现,比?#31181;?#36824;准。

    “那不一样,又讲没几句话,更别说还有一大堆电?#23110;?#22312;身边。”靳宇才不满足那不到一分锺的相聚。

    “十?#31181;?#20986;现一次,就算只讲一?#31181;櫻?#19968;整天算起来,也够惊人了。”子曼偏头,打算认真算起所有的时数。

    靳宇对着她摇头,电梯当一声,门直接开了,他拉着她的手往今晚的蜜月套房里去。

    一整天下来,电?#23110;?#22815;多了,都快五百瓦了,他整个人?#23478;?#28903;起来,不需要再?#30001;系?#26799;里的那一颗。

    他需要的是一个单独的空间!

    把她拉进门内,他直接关上门,还来不及开灯,就在微暗的空间里,直接抵住她。

    “我好想妳。”他沙哑着声音开口,语调里有着浓浓的欲望。

    “什、什么啦!都看一整天了,还想?!”子曼娇嗔,嘴里否认着,暗地里却将刚才心里满出来的蜜全给打翻了。

    她?#19981;?#20182;说出的爱语,教她的心全融了。

    ?#26263;?#28982;想,不得不想。”他用鼻尖磨赠着她的,嗓音低哑极了,“看着妳笑,我好想冲过去吻妳,但是,不行;听着妳说话,我好想靠到妳的身边,让妳可以在我耳边低语,让妳在我的耳边呵气……”

    “好了好了。”子曼的脸都红了,“别说了。”

    “那用行动表示好了。”靳宇等的就是这句话。

    “喂!”子曼伸手欲推,但是小手才碰上他的胸口,就反被他紧紧的贴上心口,感觉他强烈的心跳。

    那?#23391;?#30528;什么,她再清楚不过,只是,那么多人还在外头……

    “不……”她的拒绝还在口中,红唇已被他热情封赃。

    这是个热情、激?#25671;?#28212;望的吻。

    他的双臂将她椅抱在怀里,整日的渴望全灌注在此,吸?#34180;⒄费梗?#35753;她完全无法喘息。

    缺氧的结果,让她晕眩,使不出力气推开,只能紧偎在他的怀里,感受他的热情。

    她的胸口激烈的起伏,紧贴着他的胸口,挑动着他的渴望,她的双手在不知觉中已紧攀住他的?#27605;睿?#35753;两人之间的缝隙等于零,她因为这样的亲昵而发颤?#38706;?#30528;。

    昏暗的光线,照着他发亮的眼,近得能在他的眸中,隐约看见她的身影因为他而震颤着。

    衣衫被拉起,他狂乱的抚上她的身,揉捏着她柔软的丰盈,让她的轻颤转为?#30475;?#19981;由得闭上双眼。

    欲望在燃烧,烧着他,也烧着她,粗糙的指尖磨弄着她的顶点,挑起她尚?#30001;?#23273;的**,理智停摆放空,只能不停喘息着。

    两?#35828;?#34915;衫以最快的速度?#24230;ィ?#28779;热的贴附着。

    ?#32771;?#37324;春意盎然,她的软软娇时在他的耳边轻哼。

    她红唇紧咬,?#20013;?#21448;窘,觉得自己真是……

    “别害羞,我就是?#19981;?#22963;这样。”

    就在这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交谈的声音。

    “他们应该是回房里了,刚刚才瞧见他们俩往这里走来……”说话的人是夏母,带着负责明天菜色的厨师往他们的方向走来。

    “可是房里看来没人。”来?#35828;?#22836;看着门内没有灯光,狐疑的皱起眉。

    “咦?是耶!那他们哪儿去了??#27605;?#27597;也露出不解的神色,“我明明听他

    们说要?#28982;胤考?#20241;息一下。”

    “没关系,?#20063;?#30005;话?#20801;浴!?#35805;毕,厨师真的拨起电话,却讶异的听见房里传来音乐声。

    门内的靳宇与子曼同时挑起眉,看着?#27426;?#22312;一边的西装外套里,行动电话正愉悦的唱着歌。

    靳宇露出笑,而子曼则是?#34892;?#24908;。

    在这个尴尬的时刻,脱光的两人,最亲密的那一种几乎要结合的当下,隔着一道门,却有着其他人正谈着话……

    这也太禁忌了。

    子曼无法想象这种事发生,偏偏靳宇还不愿停止,将不敢呻吟出声的她,逼出一身娇汗。

    “要我吗?”靳宇故意?#23454;饋?br />
    子曼猛地摇头,不敢想象自己正做这般惊世骇俗的事。

    “不?#26032;?”靳宇故意露出失望的神情。

    子曼咬着唇,感觉着他正折磨着自己。

    只是,她又不敢开口留他,甚至是邀请他进入……

    天啊!

    看出她的挣扎与矜持,靳宇露出意会的笑容

    “靳宇……”

    ……

    门外的人,不知?#38382;?#24050;经离开,luo裎的两人,紧紧?#24403;В?#24863;受最美好的这一刻。

    “我爱妳。”他在她的发上印?#34385;崳牵?#23553;骗他最真心的爱语。

    子曼偎在他的胸口,感觉他一声一声的心跳,红唇带着笑,却无力再说出什么话。

    关于她的心,她想,他知道。

    天睛,海风徐徐。

    蓝的天、白的云,对应着?#36947;?#30340;海水与?#24433;?#30340;浪花,在众?#35828;?#27426;欣鼓舞里,新人未着鞋?#27169;?#36367;着白沙而来。

    靳宇紧握着子曼的手,每一步都坚定勇敢,而被他紧握住的子曼,也是一脸的笃定,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

    想到之前,他就是利用着她不谙水性,把她往海里一带,逼着她要点头嫁给他。

    那时候,她心里充满绝望,以为这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却没想到,今天梦想成真,真的成为他的新娘。

    终于来到牧师面前,两人心有灵犀的对视,热闹的气氛顿时转为宁静与期待。

    靳宇注视着她的脸,他的心满满的都是甜蜜。

    打从离开她之后,他的心就莫名空虚,直到又一次将她拥回怀?#23567;?br />
    现在的他,就算死了也愿意……噢!不?#23567;?#20182;在心里打个突。

    不能死。

    他得用接下来的日子,好好的照顾她,弥补之前犯下的错误。

    在牧师与?#23376;?#30340;见证下,靳宇与子曼的眸始终相对,用真挚的厉情,许下这一刻的承诺。

    在牧师简短发言之后,便将发言权交到靳宇的身上,大家都等着听听如此用心筹备一场婚礼的他,会说出什么浪漫的话。

    靳宇将她的手,举到他的心口。

    “今天,我将成为妳的新郎,一辈子倚靠的对象。”他顿了下,黑眸深情的望着她,“有妳在我的身旁,我的心满溢着快乐。”

    子曼鼻子泛起酸,眼睛也候地湿了。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19994;?#30528;大家的面,要做出三大保证。”他的目光往旁边一扫,如意?#29616;?#20013;,看到汪聿承挑起的眉。

    “第一,我做出人格保证,绝对倾其所有努力,让妳感觉幸福,不乱发脾气,对妳永远笑咪咪。”他凝眸注视着眼前的她,这辈子,他的眼中只看她一个女人。

    子曼的红唇勾起笑意,收到他的话,想起这阵子的相处——每每,依偎在他的怀里,倾听他的心跳,看着他珍视的目光,她知道自?#33322;?#20250;?#24576;?#29233;、疼惜。

    “第二,?#20197;?#20570;出财务保证,绝对倾其荷包,对妳门户大开,所有金钱?#21563;?#21462;用,竭尽所能,直至弹尽援绝,仍不改其?#23613;!?#38771;宇眼神坚定,语气坚决。

    这个保证让大家都笑了,除了靳家两老之外。

    “第三,我一并做出健?#24403;?#35777;,每天陪着妳散步三十?#31181;櫻?#26080;论天晴天雨,不畏日晒雨淋,只要妳开口,我一定作陪,让我们能一起健健康康到九十岁。”

    子曼对着他点头。

    这句话,也是她一直想说的。

    这辈子,无论他想去哪,她都愿意跟随,牵着他的手,去哪都不怕。

    “最后,我只想说一句话……”靳宇深深吸了一口气。

    大家屏息等待,听他说出那句神秘的爱语。

    靳宇捧住她的脸,温柔的、浪漫的、深情的开口-li

    “很抱?#31119;?#35753;妳久等了。”

    听到这句话,子曼与他都笑了。

    只要能牵着他的手,环着她的?#27605;睿?#23601;是她全部的幸福。

    “谢谢你,终于出现了。”子曼真心这样想着。

    一直以为,爱情就像是两个拉着橡皮筋的人,受?#35828;模?#24635;是不愿放手的那一个。

    出人意料的,她的不愿放手,等到的是他的真心呵护。

    “我爱你。”子曼率先说出这句话。

    “我也爱你。”靳宇捧住她的脸,不理会牧师还没“发?#25856;?#20196;?#20445;?#30452;接就吻了下去。

    “欸欸……”牧师傻眼的看着这一对迫不及待的新婚夫妻。

    现场随即响起热切的掌声,欢乐的音乐声也跟着响起,宣示着这一场神圣婚礼的完成。

    站在不远处,汪聿承与林孟薇都环着手、噙着笑的看着。

    “我有预感,他们这一辈子都会很幸福。”林孟薇突有所属。

    “是啊!应该是的。”汪聿承颇有同?#23567;?br />
    “还好我没嫁给他。”林孟薇很庆?#25671;?br />
    虽然对婚姻两字不抱持太大希望,应允订婚也是为了商业考虑,但是也没人想一开始就嫁个心里还有别?#35828;哪?#20154;。

    “妳可以嫁给我。”汪聿承突然天外飞来一笔,噙着笑容丢下一句话。

    林孟薇转头,迎向他“看似认真”的黑眸。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完——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江西时时彩软件 爱趣彩票安全吗 上海天天彩选4软件 北京快中彩开奖走势图 中国竟彩报 万发彩票安全吗 一千万在证券领域做什么赚钱 分分彩 江苏十一选五T0p1o遗漏 6场半全场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