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
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晓叁小姐不开窍 第七章

小姐不开窍 第七章

作者:晓叁书名:小姐不开窍类别:言情小说
    【第七章】

    周五夜晚,康咏纯下班后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一个?#35828;?#38468;近的KTV包厢,还带了几罐酒坐了好几个小时。

    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由心情低落,但是从昨晚听到他要相亲之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好不起来。

    “是啊,像他条件那么好,应该?#20889;?#25226;女人抢着要吧。”

    她郁闷地喝着酒,不断告诉自己没什么好在意,却还是无法不去想他。

    听到他要回去相亲的事情,让她心里头不是滋味,却也明白自己没有立场说什么,只是觉得他起码该告诉她一声,虽然他没有义务知会她,但她以为他们至少是朋友,他应?#27809;?#31245;微提一下吧?

    结果对于相亲的事情他根本只字未提,显见在他心里根本就不当她是一回事。

    还说她不是一个人,到头来她还是一个人……

    早该知道,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谁是可以信任的,父亲也好母亲也罢,最终还是都丢下她一个人。

    就连当初的他也一样,让她以为终于找到了可以信赖的朋友,结果他也是一声不响地抛下她转学走了。

    “康咏纯啊康咏纯,为什么你就是学不会教训,明知道这些?#35828;?#26368;后都还是会离开,干么还傻傻地觉得难过?”

    嘴上虽然要自己别难过,但酸楚的感觉却益发涌上心口,让她喝在嘴里的酒也不禁变得更苦涩。

    “是啊,是我太傻,傻到再一次地相信他,相信他不会丢下我一个人……”

    桌上的?#21482;?#36825;时响起,她微醺地瞥了眼上头的来电显示,发现是骆明熹打来的。

    她嗤笑了声,继续喝酒,今晚,她不打算接任何?#35828;?#30005;?#21834;?br />
    墙上的时钟已近十一点,坐在客厅里的骆明熹早?#35757;?#24471;心烦气躁。

    原本下班回来不见康咏纯并不以为意,以为她有事耽搁了,直到过了九点还不见她的人影,他才打了?#21482;?#35201;过去接她,结果一直没有人接听。

    因为担心她,十点的时候他还特地开车去了趟她工作的便利商店,发现她如常地早早下班离开了。

    离开便利商店,他再?#26410;?#30005;话,依然没人接听,最后不得已,他只好先回家?#21364;?br />
    只是都已经等到十一点了,却依然没有见到她走进家门,让他更加不安,担心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就在骆明熹犹豫着是否要出门去找人时,听到开门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是康咏纯推门进来。

    见到她平?#19981;?#23478;,骆明熹终于松了口气,这?#25243;?#24847;到进门的她有些脚步蹒跚。

    “怎么了?”他急忙上?#30333;?#38382;。

    将门一把关上,康咏纯看到骆明熹朝她过来,表情有些迟钝。

    他注意到她泛红的?#24120;?#20320;喝酒了?”

    她?#35757;?#38795;子,并没有回答他的追问。

    怕她跌倒,骆明熹直觉要扶她,“发生什么事了?”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跑去喝酒。

    却被她一把挥开他的手。“不用,我自己走。”既然他终究会离开她,她才不需要他的帮忙。

    他对她的?#20174;?#19981;解,“到底发生什么事?”

    “不用你管。”她不客气地呛他。

    听到她这话,他眉头?#37202;穡?#20026;什么要一个人跑去喝酒?”

    “我高兴,你管不着。”

    见她差点一个?#24590;模?#20182;连忙扶住她。

    “不用你扶,我自己会走。”她还想推拒。

    看她这样,他忍不住念道:“喝成这样难道就没想过?#19968;?#25285;心?”

    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回嘴呛他,“我不需要你担心我。”

    扶着她的骆明熹搞不懂为何她?#30452;?#24471;像只刺猬一样,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吗?

    “为什么一个人跑去喝酒?”他捺着性子问她。

    康咏纯奋力推开他,“那是我家的事,我高兴,我爱,你管不着。”

    她不讲道理的态度,终于让他无法忍耐,“你知不知道为?#35828;?#20320;,刚才?#19968;?#21435;了趟你工作的便利商店?”

    她顿了下,又竖起利刺,“谁要你多管闲事了?”

    “什么?”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就像他相亲一样,她也同样无力干涉。

    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不可理喻,“我从九点一直担心你到现在。”

    “没有人要你担心我,我不希罕!”

    骆明熹一整晚忐忐的情绪,因为她的再三冲撞也不禁恼了,“就算再怎么不希罕,难道你没想过一个女人喝酒喝到这么晚很危险?”

    “那又怎么样?”他都要去相亲了,还会在乎她危不危?#31456;穡?br />
    喝醉的她根本不可理喻,他只能捺住火气劝她,“不管你喝酒是为了什么理由,都应该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希望她因为一时不如意就任性地糟蹋自己的身体。

    见他板起?#24120;?#24247;咏纯也不免有些怯意,虽然想再回嘴,最后还是决定不再理他,往自个房间走去。

    骆明熹虽然搞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仍担心她又跌倒,跟在她后头也走进了她的房间。

    或许是因为累了,或许是因为醉了,也不管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她整个人便往床上一瘫。

    看着她带着醉意入睡,骆明熹在一旁静静地思考她到底为什么会喝成这样。

    难道是因为她母亲的事?

    知道她表面上装作?#31361;常?#21364;没想到她会为这件事心情这么低落。

    他替她盖上被单,又看了她一眼,担了一整晚的心总算可以松懈下来,轻声转身离去。

    康咏纯昏睡到半夜,突然有股想吐的感觉,连忙下床想到浴室。

    因为醉意还没有完全退去的关?#25285;?#22905;在下床时还差点跌倒,人一进到浴室,再也忍不住?#24247;?#39532;桶边狂呕。

    好不容易将恶心的感觉呕完,她的意识也稍微清醒了些。

    她记?#27809;?#26469;时见到骆明熹在替她?#35753;牛?#33258;己还不高?#35828;?#23545;他说了些话,最后他叮嘱她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简直是笑话,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要她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康咏纯才要撑起马?#32610;酒?#36523;,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顿住,“好啊,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是不是……”明早看他怎么负责!

    之后,她带着?#20889;?#30340;些许醉意走出浴室。

    一早,骆明熹如常地在差不多的时间醒来,还没有睁开眼睛,便感到有股莫名的暖意。

    等到他张开眼睛,赫然看到身旁躺了个人,定睛一看,居然是康咏纯?!

    还以为是自己看走了眼,忍不住再三确认这是自己的房间没错,最后才确定她是真的躺在他的床上。

    虽然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见到她熟睡的脸庞,他不禁放柔表情,跟着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没想到只是见她躺在自己身边,他心里就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幸福。

    他希望,她能像现在这样一直留在自己身边。

    只?#31373;?#36215;她昨夜酒醉后的态度,要她像自己?#19981;?#22905;一样的?#19981;?#20182;,恐怕还需要点时间。

    但是无妨,看她像现在这样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身边,他相信绝对可以一点一滴地打开她的心扉。

    她安详的睡脸吸引着骆明熹,让他不自由主地抚上她的?#24120;?#24515;里头庆幸能再一次遇见她。

    睡梦中的康咏纯彷佛觉得脸上有什么在轻抚她,不自觉地伸手要挥开,骆明熹因为她无意识的举动而微微笑开。

    打算翻身继续睡的她,像是记起什么似的,眉头蹙了下,?#24613;?#36716;醒。

    看到她的眼睑微微轻颤,骆明熹心里突生期待,期待看到她?#28982;?#30529;开眼睛见到自己时的?#20174;Α?br />
    在他期待的眼神中,康咏纯缓缓睁开眼睛,刚睡醒的她还有些迷糊,直到看到眼前的他。

    吓!她?#24247;?#20498;抽了口气,还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你干什么?”

    他因为她的?#20174;?#31505;了,虽然自己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发?#33267;?#20010;人居然一起躺在同一张床上,连忙坐起身。

    看她?#20174;?#22914;?#24605;?#28872;,骆明熹不疾不徐地跟着坐了起来,“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她刚要质问他在说什么,突然发现自己是在他的房间里,“?#20197;?#20040;会睡在这里?”

    “你不记得了?”他原本还希望能从她口中了解经过。

    康咏纯不自觉地开始回想,她明明记得昨天晚上,一个人在包厢里喝完了几罐啤酒后糊里糊涂回到家,好像还跟他回呛了几句,后来趴在马?#21543;?#21520;了,再然后——

    好啊,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是不是……

    她?#24247;?#21560;了口气,她记起事情的经过——是她自个走进他房里的。

    一旁的骆明熹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算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猜到她多半已经想明白了一?#23567;?br />
    “知道为什么在这里了吗?”

    昨夜藉着醉意,一时冲动的咏纯这会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善后,想要直接?#21543;?#28151;过去,却发现骆明熹还在等着她的解释。

    算了!做都做了,既然他那么会说道理,就看他这会怎么说!

    主意一定,她决定豁出去了。“重点不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而是我已经在这里了。”

    “什么?”骆明熹怔?#35835;?#19979;,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很有耐性的解说,“我们两个人一起睡在床上,现在要怎么办?”等着看好戏。

    他差点要怀疑她根本还没有完全睡醒,还是睡傻了,这话不是应该他要问她的吗?

    赶在他回答以前,康咏纯用他的话堵他,“你不是说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现在你要怎么负责?”

    纵使骆明熹再怎么冷静,听到这话也不禁错?#25285;?#35201;我负责?”

    她虽然也知道自己这么说很无理,但仍努力不表现出心虚模样,“不然呢?”

    要不是看出她在逞强,骆明熹当真要怀疑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过她的话也提醒了他昨夜的事。

    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他记得自己这么说过没错,而现在她是为了拿他说过的话来堵他,才会出现在他房里的吗?

    如果他推断得没?#20889;恚?#24212;该就是这么回事。只是她有什么理由要为了那话跟自己呕气?难道就只是因为喝醉酒在赌气?

    见骆明熹没?#20889;?#33108;,她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是你说的,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都应该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现在你要怎么负责?”其实心里也知道自己是在?#30475;识?#29702;,毕竟两人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哪有?#27493;?#20182;负责的道理。

    如果不是因为太过意外,骆明熹或许要对眼下的情况笑了出来。稍早之前,他才在想恐怕还需要点时间才能让她?#19981;?#19978;自己,这会她却主动提出要他负责的?#21834;?br />
    康咏纯越说越得意,跟着大胆起来,“睡也睡了,难道不用负责吗?”

    骆明熹很想要负责,但也明白她并不是?#38505;?#35201;他负起责任。

    “就算是穿着衣服,也不能保证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说这话时,她的两颊忍不住泛起红?#20445;?#19981;确定是因为撒谎还是因为害羞的关系。

    看着她尽避害羞却还是逞强的表情,骆明熹心里突然有个想法。

    他端起正色追问她,“你是?#38505;?#30340;?”

    康咏纯想也不想就回答,“当然啊!”等着听他怎么自圆其说。

    “那好吧。”他的语气像?#31373;?#20102;什么重大的决定。

    这下反倒换她怔?#21486;?#20160;么?”顿了一下才?#20174;?#36807;来,“别以为你这样说就可以唬弄我。”傻子才会为没有的事负责,而他是聪明人,当然不可能做傻事。

    “?#19968;?#36127;责。”不管她是因为醉酒赌气还是为了其他理由,都他决定将错就错。

    听他说得如此笃定,康咏纯反倒傻眼了。

    事情怎么会变这样?

    坐在骆明熹的车上,原咏纯无法形容心里的错愕。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要载她回他南部的老家。

    原本跟他一块上车时,她以为他只是在闹她,不服输的她坐上?#25285;?#26009;想他顶多就是载她到店里上班。

    发现车子不是往便利商店的方向时,她还硬撑着,直到车子当真上了高速公路,她终于再也按捺不住。

    “你干什么?”自重逢以来,这话都快成了她的口头禅。

    “不是说要我负责吗?”

    她是这么说过没错,但这跟他带她去他家有什么事关?#25285;俊?#25152;?#38405;兀俊?br />
    “既然要负责,当然得正式带你回去见我爸妈。”顺道解决相亲的问题,一举两得。

    “什么?!”康咏纯惊?#23548;?#20102;,“你开什么玩笑?”

    骆明熹笑看着她惊讶的表情。

    她这会被吓到,再也笑不出来,“停?#25285;?#24555;点停?#25285; ?br />
    “现在在高速公路上,怎么能说停就停?”

    经他这么一提,康咏纯才改口,“那到下个出口下高速公路。”

    没想到他却一口回绝,“不?#23567;!?br />
    “为什么不行?”他又有什么理由?

    “我得?#38405;?#36127;责。”

    康咏纯有些气不过,“你根本就不可能对我负责,干么要一直这么说?”听了反而觉?#20040;?#32819;。

    这下反倒是骆明熹意外她为何如此笃定,“你不相信我是?#38505;?#30340;?”

    他是不是?#38505;?#30340;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你都要跟别人相亲了,要怎么对我负责?”

    “什么?”闻言,他?#35835;?#19968;下。

    她索性把话讲得更白,“你妈不是帮你?#25165;?#20102;相亲,要你回去?”

    他没想到她会知道相亲的事,直觉想要追问她,但话到嘴边突然联想到,难道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反常地闹情绪?

    仔细回头去想,她似?#36314;?#26202;洗完澡出来后就没什么精神,还早早就回房间休息,昨晚莫名喝醉。

    看他没?#20889;?#33108;,以为他无话可说,康咏纯忍不住气恼。“现在想起来了?”

    骆明熹望着她像是在确认什么。

    被他直盯着瞧,她又不高?#35828;?#24320;口,“没有话说了吧?”

    见她?#20174;Γ?#21644;她在意的样子,骆明熹笑了,没想到自己担心的问题早已不是问题,在她心里早就有他,只是她自己没有察觉罢了。

    昨夜在等不到她回来的时间里,他再次深刻地体会到自己对她的心情,也更加确认对她的心意。

    这会知道自己的心意获得了回应,他难掩欣喜。

    只是见他笑开嘴的康咏纯可不开心。她都气成这样了,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你觉得我很可笑?”

    “不,是高兴。”骆明熹纠正她的?#20040;省?br />
    “高兴?”她不解。

    他又说道:“我要带你回去见我爸妈,难道你不高兴?”

    “什么?”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觉得?#25918;?#25105;很好玩吗?”她觉得自己快被他气死了。

    “是不?#31373;放?#31561;到了我家不就知道了。”骆明熹回得轻松。

    她听?#35828;?#22823;眼,“你还要带我回你家?”

    “刚才不是说了吗?”他笑着?#27425;剩?#24515;里其实清楚她惊诧的?#20174;?#25152;为何事。

    她像见着外星人似的盯着他,“你别再闹了!”她现下没有心情跟他开玩笑。

    未料他却?#38505;?#22320;说了句,“答应过的事,我一定做到。”

    这下康咏?#24247;?#30495;快疯了,“又没有发生什么事,你干么要负责?”语气透露出她的心急。

    “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怎么能说没有发生什么事?”

    听到骆明熹拿她说过的话来堵她,她简直快抓狂了。

    “你爸妈要是见到?#19968;?#26127;倒的。”

    “是吗?”

    见他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她又?#24247;鰨?#25105;是说真的。”

    他也不否?#24076;?#25110;许吧!”

    “那你还——”

    ?#30333;?#26159;要知道的。”

    骆明熹回得轻松,康咏纯却觉得自己快吐血了,也终于确定疯的人是他,因而决定不再跟他闹下去。

    “停?#25285;?#20320;马上停?#25285;?#25105;要在这里下车。”她根本无法想象他父母如果见到她会是什么样的情景,童年时的回忆让她?#20889;?#30528;怯意。

    他并没有理她,也没有停车的打算。

    “你停车让我下去。”如果不是担心危险,她很想强行拉起手?#28902;怠?br />
    此时骆明熹不疾不徐地说道:“不需要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在你身边。”

    听到他这么说,康咏纯一时竟答不上话来,尤其是她看出他表情里的?#38505;妗?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下载